易看小說 > 都市言情 > 對手 > 正文 點你的名
    方晶嘆了口氣說:“不做下去,是我感覺有點太累了。實話說,我一個女人撐鼎福俱樂部這么大的場面,本來就是有些勉強的,加上最近事情這么不順利,我真是有點心累了。想想我手頭上的錢也不算是很少了,省著點花,這輩子也夠了,何必這么累自己呢?”

    湯言笑了笑說:“不省著花也夠了,多少人這一輩子都沒見過這么多錢啊?下一步做什么打算啊?回澳洲?”

    方晶笑笑說:“這還沒認真想過,澳洲那個地方地廣人稀,太冷清了一點,不如北京熱鬧,回不回去我還在猶豫。”

    湯言看了方晶一眼,笑了笑說:“老板娘,你還在猶豫,是因為這邊有放不下的人吧?”

    方晶笑了起來,說:“湯少啊,別瞎說,我會放不下誰啊?”

    湯言笑了笑說:“放不下誰你心里清楚,我可知道某些人雖然做錯了,倒還沒有到被賞巴掌的程度,你之所以那么恨他,是感覺他辜負了你的情意吧?”

    方晶瞅了一眼湯言,半晌才笑了笑,說:“湯少,人還是不要這么聰明的好。”

    湯言哈哈笑了起來,說:“不是我太聰明,而是你們太著痕跡了。那個場面一個咬牙切齒,揮手就打;一個滿臉愧疚,打了也不還手。這種情形只有怨偶之間才會出現的。”

    方晶苦笑了一下,說:“湯少,我承認你法眼如炬行了吧?別說這些了,沒意思的。”

    湯言笑了笑,說:“確實是沒意思,你喜歡上的那個人是一個刻板的男人,他們夫妻倆感情相當好,自然他就不會回應你的感情了。你退走其實也是很理智的。”

    方晶聽湯言似乎是認定她不做鼎福俱樂部,是因為被傅華傷透了心,心中就未免有點好笑,這些臭男人啊就是這么自大,以為女人除了圍著男人轉,沒別的事情可做了。

    湯言啊,你知道我出手鼎福俱樂部是在玩什么啊?我要玩的是你們這幾個臭男人,可不是為了逃避傅華那個臭男人。你說他們夫妻感情相當好是吧?等我這一局玩下來,我倒要看看他們夫妻感情好到什么程度。

    方晶笑了笑說:“好了好了,湯少,你越扯越離譜了。別說這些好嗎?我現在關心的是誰要我的鼎福俱樂部,怎么樣,湯少,既然你喜歡這里的氛圍,你有沒有想接手的意思?”

    湯言笑了起來,說:“這個我可不行,你看我這個脾氣,還不三天兩頭跟客人吵架啊?估計到我手里,不出半個月就關張了。”

    方晶笑了起來,說:“是啊,你的少爺脾氣真是不適合做娛樂行業的。算了,我就不打你的主意了。誒,湯少,趁我還是這里的老板,我們在這里搞個聚會慶祝一下吧。”

    湯言笑了笑說:“慶祝什么啊,總要有個題目吧?”

    方晶說:“就慶祝我們這一此炒作海川重機股票順利吧,你幫我把傅華也叫上。上次我打了他一巴掌,我心里也挺不安的,這一次把他叫來,我當面跟他賠罪。反正我也要離開這里了,就在這里了一了過往的恩怨吧。”

    湯言看了方晶一眼,他心里感覺到方晶有些異樣,就笑了笑說:“老板娘,我怎么覺得這一刻你的氣勢有點像《和平飯店》里的周潤發,一了恩怨,這可有點像江湖老大的口吻啊。”

    方晶笑了笑說:“別扯了,我算什么江湖老大啊。你到底贊不贊同我的提議啊?”

    湯言笑笑說:“贊同,怎么不贊同,我也有段時間沒來鼎福了,還正想找個題目來好好玩一下呢。”

    方晶笑笑說:“那就定下來吧。到時候多叫幾個人來,把鄭董和你妹妹小曼也叫來,大家熱鬧一下。當然最主要的是把傅華叫來,我好跟他賠罪。”

    湯言笑了笑說:“恐怕傅華才是你真正想要叫的人吧?有些時候我也挺服這家伙的,明明那么死板,你們這些女人一個個的卻都那么喜歡他,真是不知道為什么。”

    方晶笑了笑說:“呵呵,誰喜歡他了。你別忘了跟他們約一下,定好時間通知我啊。好了,不打攪你玩了,我走了。”

    方晶就離開了湯言的包廂,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她把湯言開給她的支票拿在手里看了一會兒,現在湯言這邊的投資也收回來了,除了鼎福俱樂部沒出手之外,現在該辦的事情都辦完了,是不是也該跟呂鑫聯系一下,讓他先把自己手頭這些資金轉出去。資金轉出去的話,到時候一旦有個什么風吹草動,自己馬上就可以買上機票走人了。

    想到這里,方晶就撥通了呂鑫的電話,呂鑫接通了,方晶笑了笑說:“呂先生,在忙什么,說話方便嗎?”

    呂鑫笑笑說:“在船上呢,說話方便,什么事啊?”

    方晶笑笑說:“你還記得我上次跟你說過的事情嗎?就是我有資金想要轉出去。”

    呂鑫笑笑說:“這我記得,怎么,這件事情你現在想要辦了嗎?”

    方晶說:“是的,我手頭已經現在有了一部分資金了,想要先轉出去,你看最近方便嗎?”

    呂鑫說:“方便,多少。”

    方晶就說了數字,呂鑫說:“這個沒問題啊。誒,你說這還是一部分,什么意思啊?”

    方晶說:“我想將鼎福俱樂部轉手出去,索性走個干脆徹底,可是鼎福俱樂部現在還沒找到買家。”

    呂鑫說:“鼎福你也不想做了?”

    方晶說:“是啊,經營的太累了,轉手出去賺個輕松。”

    呂鑫笑了笑說:“這個我倒是可以幫你。”

    方晶愣了一下,說:“呂先生想接手鼎福俱樂部?”

    呂鑫笑笑說:“不是了,是我的一個朋友,最近他跟我提過他想進軍大陸的休閑娛樂行業,你的鼎福俱樂部我很清楚,設施啊環境啊在北京的影響啊都是一流的,我想他應該有興趣,你說個價格給我,回頭我幫你問問他好了。”

    方晶笑了起來,說:“那真是太好了。謝謝你了呂先生,你真是我的貴人。”

    呂鑫笑笑說:“不需要這么客氣了,如果價錢合適的話,回頭我就讓他去北京看看,跟你把合同簽了,錢嗎,就付給你澳洲的賬戶,省的我還要幫你轉手一下了。”

    方晶笑著說:“行,就聽呂先生的安排了。”

    方晶就把她想賣的價錢跟呂鑫說了,呂鑫讓她等消息,然后就掛了電話。掛了電話之后,方晶就有點悵然的看了看四周,想不到鼎福俱樂部出手的事情竟然讓呂鑫順手就解決了,她在北京也就再也沒有什么牽掛了,看來老天爺也是想讓她離開的。

    這一刻,方晶心中充滿了不舍,她這個辦公室的擺設當初可都是她自己挑選的,陪伴她度過了在北京的每一天,現在這一切很快就要離她遠去了,她心中的滋味并不好受。

    但人這一生總是要放棄一些人和東西的,雖然這些東西和人曾經給過她那么多的美好,但這些也許只能留在記憶中去回味了。她必須放棄他們,然后才能走向新的生活。

    這時在包廂里的湯言撥通了傅華的電話,傅華馬上就接通了,有點不高興地說:“湯少,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再說啊?””

    湯言笑了起來,說:“怎么了,打攪你了?

    傅華說:“孩子鬧了一晚上了,小莉累得要死,剛剛睡著,差一點就被你吵醒了。”

    湯言笑笑說:“你還真是疼老婆啊。”

    傅華說:“行了,有事就快說吧。”

    湯言說:“我是想告訴你方晶的錢我已經還給她了,這件事情我算是幫你了結了。”

    傅華笑了笑說:“什么幫我了結了,明明是你的事好嗎?”

    湯言笑笑說:“好好,是我的事,反正是了結了。現在我們大家準備在鼎福俱樂部這邊辦個聚會,慶祝一下炒作海川重機這個案子順利結束。到時候你也來參加吧。”

    傅華遲疑了一下,說:“要我去干什么,我又不是你們的合作伙伴,你們自己搞就行了,不需要拉上我的。”

    湯言笑笑說:“你也是我們跟海川市政府之間的聯絡人啊,這件事情你也有份參加的。再說,請你來,也是有人點名要這樣子的。”

    傅華笑了,說:“有人點名,誰啊,不會是小曼那個瘋丫頭吧?你告訴她我要在家照顧鄭莉和孩子,走不開。”

    湯言笑笑說:“不是小曼了,是你更牽掛的方晶了。”

    傅華說:“別瞎說,我什么時候更牽掛她了?她點名要我去干什么,不會是還想給我一巴掌吧?我不去。”

    湯言笑了,說:“當然不是了,怎么還記仇啊?一個大男人別那么小氣了,那種情形之下,別說一個女人了,就是一個男人猛的聽到五千萬可能保不住了,也會忍不住像賞人耳光的。再說,人家點你的名,是想叫你來給你道歉的,你就給人家一個機會吧。”
    還在找"對手"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mbrahq.com.cn = 易看小說)
豆豆小说阅读网 河北家乡麻将辅助 唐山股票配资 特工简.布隆德归来 任选9场 免费红包麻将 股票指数期货开户 竞彩指数即时指数 nba比分推荐 常来海南麻将大鬼黑a 广东11选五任5开 中国对波兰比赛比分 卡五星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