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湯豪只是淡淡的笑容,“這都是應該的。”

    蘇紅看著他們兩人不間斷的秀恩愛,兩人之間親密的好像她都不存在似得。心里好一陣的惱火,然后實在是待不下去了,找了個借口離開了。

    其實,她也是女人。她也渴望有這樣一個男人對她溫柔體貼,對她寵愛有加。可她在季向鴻那個老東西的身上從來都沒有感受到她渴求的這些,這會看著施心雨這個失去子宮的女人被這么寵著。

    她居然有些嫉妒!

    嫉妒的有些發狂!

    出了仁愛醫院,她就給情人發短信,語氣滿是狂躁,“紀湯豪跟施心雨這兩個人絕對不正常,尤其是紀湯豪這個男人。你抓緊點查,查到什么馬上發給我。”

    施心雨本來是她可以利用的王牌,現在施心雨突然不恨桃淵了,這讓她很惱火。

    而那邊的情人很快的回復,“已經有眉目了,我的人脈也很廣的。”

    蘇紅眸光一亮,“這么快?”

    那邊的情人幾乎是秒回她的短信,“當然,在東城這點人脈我還是有的。紀湯豪最近的確是不正常,他對施心雨不正常的寵愛只能證明他有不尋常的企圖。”

    蘇紅眸光亮了之后又暗了下來,隨即想到了一個可能性,“你的意思是紀湯豪對施氏有企圖?”

    那邊回,“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我查到他最近有故意架空施氏的跡象。不過,拿到證據還需要一點時間。”

    “好,你盡快。”蘇紅突然又看見了一絲希望,眼底涼颼颼的暗光閃過。

    那邊又安撫道,“你別太擔心,一切有我。我們就要守到我們的幸福了。”

    蘇紅深吸了一口氣,收起自己的手機。

    季堯在回國的這兩天內,每天都對自己的“替身小妻子……”呵護有加。

    他大肆宣揚著“替身小妻子……”害喜嚴重的新聞,然后每天都陪著“替身小妻子……”散步,去醫院聽孕期媽媽課程。

    他的這些舉動經過媒體一番添油加醋的宣揚后,他很快就成了東城寵老婆的最佳男神。

    媒體上不斷的刊登出他摟著戴著口罩的小妻子出入醫院孕期媽媽班的身影,他營造出的也是對“替身小妻子……”的滴水不漏的寵溺。

    只是,在外人眼里他寵愛的是桃淵。而在他自己眼里,只是演戲而已。

    左輪這次事情辦得不錯,給他找了一個好演戲。

    夜晚,酒吧包廂內。

    季堯跟左輪兩人坐在高檔沙發上,搖曳著杯中的紅酒,眼眸中散發出精光討論著事情。

    左輪輕抿了一口紅酒,俊臉魅惑無比,挑眉,“大哥,你那個小媽果然有嫌疑。今天我的人跟了她一整天了,你猜她去哪里了?”

    包廂內燈光昏暗,可仍然遮不住季堯眸底那一絲睿智的光芒,他挑眉淡漠的道,“仁愛醫院,施心雨病房。”

    左輪忍不住對他豎起了一個大拇指,毫不吝嗇的給了他一個贊賞的眼神,“恩,不錯,智商挺高!”

    季堯冷掃了他一眼,淡道,“上次在老爺子的生日宴會上,她就利用了施心雨。現在施心雨沒了子宮,她更加會認為是自己的另一個利用機會,所以她肯定會去找她!”

    左輪點頭,舉杯跟他碰杯,“沒錯,她是有些按耐不住了。我的人偷拍到她出了病房的臉色,的確很難看。不過,目前為止還不能肯定上次以施心雨名義把小嫂子騙出來的是不是她?”

    季堯微微叩首,一針見血道,“可以肯定的是,她也居心不良!”

    左輪再一次表示認同,“沒錯,所以我最近會小心堤防著她這個女人的。你也注意點,這個女人當年能在東城那么多女人中脫穎而出嫁給你家老爺子。說明這個女人也不是凡人,我們小心點總沒錯的……”

    正在這時,季堯的手機響了,他一看號碼連忙接通了,“怎么沒睡?”

    他跟遠在馬來西亞的桃淵說話的時候,嗓音是自動開啟溫柔舒緩模式的。

    這樣子的溫柔聽的左輪汗毛孔都豎起來了,他怎么還是覺得冰山大哥比較順眼?

    桃淵顯然是在夢中驚醒,聲音軟軟的,還帶著一絲無意識的嬌嗔,“做夢突然醒了,然后就很想老公了。老公……你在干么呢?”

    季堯坦白道,“左輪喝酒!”

    “哦。”桃淵懶懶的在床上翻了個身,繼續軟軟的道,“那我是不是打擾你們了?”

    她知道男人之間也是需要有一定的空間聯誼的,就像是閨蜜之間的相聚聊天一樣的。

    季堯掃了左輪一眼,淡道,“沒有。做什么夢了?這兩天還吐嗎?”

    桃淵又軟糯的道,“還吐,不過爸爸有給我買各種水果。吃著酸酸的水果,胃里倒也沒那么難受了。”

    這會她的聲音溫柔似江南春水,春水輕輕蕩漾,如同水面上飄落的柳葉,悠悠的晃著。

    看似不經意,其實是那么的扣人心弦。

    季堯突然覺得他的小妻子,嗓音真的很悅耳,就這樣聽著也沉醉。

    “那就好,我后天過去陪你。”

    “恩,好。老公,我突然想看見你,我們能不能視頻?”桃淵懂事的詢問著,知道不該打擾男人間的聚會,可又有些按耐不住想看見他的心情。

    季堯自然是不假思索的答應,“能。”

    掛了電話,直接給她發送了視頻。

    視頻接通,桃淵睡得有些朦朧的睡顏出現在他眼前,她那滿足而欣然的笑容,讓他的心跳也跟著起伏了下。

    而桃淵看著視頻著剛毅冷峻的男人,小心肝也得到了慰藉,當然她在視頻的邊角也看見左邊那個輪子了。那貨明顯是被灑了狗糧的表情,她只匆匆的跟男人聊了幾句,就掛了視頻。

    做個明事理識大體的小女人,是她的宗旨。

    季堯將手機放下后,抬眸瞥見左輪那別扭的表情,不爽的蹙眉。

    左輪仰頭將杯中的紅酒一口飲盡,那雙桃花眸里面滿是被虐的傷感,長嘆道,“冷冷的狗糧在我臉上胡亂的撒,暖暖的眼淚跟寒冰混成一塊……哥,咱不帶這樣虐人的行嗎?”

    季堯不耐煩的瞪了他一眼,“自己虐回來!”

    左輪一咬牙,傲嬌道,“還真別瞧不起我,你兄弟我就快釣到美人魚了。”

    季堯不屑的勾唇,“這話我聽過很多次了。”

    左輪瞪他,“哪有很多次?追女孩子要有耐心,這不是著急的事。”

    等他說完了,意識到不對勁了。他睜大眼眸指著季堯,“大哥,你發現沒有?你變了很多哦,你居然跟我開玩笑了。你居然會跟我開玩笑了!簡直就是奇觀啊!還有你剛才跟小嫂子說話時候那種賤賤的語氣,直接讓我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季堯跟他說完了正事后也懶得理他了,拿起西裝外套,直接走人。

    留下一臉懵逼的左輪在后面呼喊,“喂……喂,不帶這樣的。能不能愉快聊天呢?還能不能愉快做朋友呢?不聊天……你最起碼買單啊。單也不買,什么人啊!”

    季堯走后,他一個人坐著品酒。桃花眸里面閃過一絲孤獨,不由自主的拿起手機給氣質姑娘發短信,“姑娘,睡了嗎?”

    那邊很快就回復了,“睡了。”

    左輪看見短信樂了,“睡了還能回短信?哥今晚太高興了,這說明姑娘跟哥又近了一步。”

    “厚臉無敵!”馮宇婷楞了一分鐘,回過來這四個字。

    之后,不管左輪怎么發短信,怎么揶揄她。她那邊都沒了回應……

    左輪急了,最后直接發了一條,“媳婦,哥喝多了。現在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怎么辦?”

    馮宇婷還是沒反應……

    最后,他發了一條,“還是不理哥是吧?哥,真的想你了。哥現在就去你家樓下找你,等著……哥。”

    其實,他根本就沒醉,他故意多打了一串亂碼在上面。

    果然,一直沒睡著的馮宇婷看見這條帶著亂碼的短信后,有些不淡定了。

    原本已經有些困了的她,突然就沒了睡意。她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幻想著各種酒駕出事的畫面。

    最后,一直淡定的她竟有些坐立不安起來……

    最后的最后,她拿出手機給左輪打電話,“在哪?”

    這邊的左輪樂了,卻還是裝作迷糊的道,“我在……酒吧門口……自己車里……不過我車好像方向盤被偷走了……”

    馮宇婷有些無語的抽了抽唇角,喝道,“你個傻二楞,是不是坐在副駕駛了?微信發個地址給我,在那等我!”

    左輪揚唇笑了,然后快快的發定位給她……

    。

    蘇紅的情人果然是在兩天后就掌握了紀湯豪想要架空施氏的證據,這些證據被他轉交到了蘇紅手中。

    蘇紅拿到這些證據的時候,眼底閃爍著深深的陰霾。她猜測的一點都沒錯,紀湯豪對施心雨的寵愛絕對是不正常的。表面上對施心雨寵愛有加,讓她放松警惕,趁著她養身體的空隙,他趁機架空施氏。

    果然,這個紀湯豪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就說嘛,這個世界上哪有什么偉大的男人?施心雨懷著孩子的時候他都不待見了,何況是她不能生孩子了?

    紀湯豪動作倒也挺快的,這才幾天就可以快要把施氏掏空了?

    這個可憐的施心雨,還真是命苦。以為自己被寵愛了,結果卻是被傷害了。

    不過,這對于她來說卻是一件好事。她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她需要找一個合適的時機,把這份證據給施心雨看。

    當然了,她還是需要謹慎。不能暴露自己,只是偷偷的給她看。

    最后,她看時機差不多了。收買了一個醫院的護士,讓護士把她收集好的證據偷偷的轉交給施心雨。

    她的情人發給她的不光是紀湯豪架空施氏的財務賬單,還有紀湯豪偷偷跟蹤“桃淵……”時候被偷拍到的照片。

    她期待著施心雨看見這些照片和證據后的反應……

    她很期待!

    施心雨這天中午,剛掛了紀湯豪打來的電話。就收到了護士給她的包裹,護士強調說是要讓一定要悄悄的打開。

    她雖然疑惑,不過還是好奇心使然的悄悄打開了那個包裹。

    當她看見里面那些照片,還有那些財務證據后,整個人晴天霹靂。就像是被驚雷劈中了一樣,渾身都劈糊了。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遍又一遍的看著那些照片,還有那些證據。

    照片上那是紀湯豪開著自己的車,跟在去醫院做產檢的桃淵身后。

    他根本沒有放下桃淵!

    他沒有啊!

    還有那些財務證據,那些流水支出很明顯的不正常!

    施心雨看著這些照片和證據,看著看著就雙眼模糊,然后淚如雨下。

    在她最幸福最滿足的時候,這些東西給了她當頭一棒。告訴她,這一切都是假的。

    紀湯豪的寵愛是假的!

    紀湯豪的細心呵護是假的!

    紀湯豪的無微不至疼惜也是假的!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

    紀湯豪不但沒有放下桃淵,還想要她的施氏。

    他這段時間對她的寵愛不過是為了讓她放松警惕而已,好諷刺啊。她以為自己掉入了幸福的漩渦,哪知道這又是一個更大的陷阱。

    她現在真的是一無所有了,孩子沒了,子宮沒了,父親沒了,母親瘋了,愛情沒了,施氏也快沒了。

    回想起這段時間被湯豪幸福的寵溺著,的確像是恍如夢境。

    哭著哭著她又笑了出來,她傻啊,真的像個傻瓜一樣。

    中午紀湯豪又像往常一樣來醫院陪她吃午餐了,來的時候還帶了一大束的玫瑰花。

    那些玫瑰開的很爭相斗艷,大朵大朵的玫瑰花被陽光鍍上一層閃耀的金光,鮮紅的花瓣上面,沾染著水珠。一顆一顆的小水珠仿佛變成了一顆顆美麗的金色珍珠,看上去璀璨而迷人。

    陣陣芬芳的氣息籠罩在病房內,紀湯豪眸底蕩漾著深情,俯身凝視著她的眼眸,幫她順了一下垂在肩上的一縷卷發,“喜歡嗎?”

    他的嗓音充滿了磁性,低低的回蕩在病房內。悠揚的像是小提琴音,潺潺純純的流動著。

    施心雨手捧著玫瑰花,心里說不出的滋味。她埋頭假裝嗅著這芬芳馥郁的香氣,掩去眸底那一絲的悲涼和憎恨,抬眸唇角微微的上揚,輕語道,“怎么會想起來送我玫瑰花?”

    紀湯豪飽滿的額頭抵上她小巧的額頭,俊臉上滿是寵溺,“上次季夫人送你玫瑰花你很開心,下班路上路過花店就幫你買了。喜不喜歡?”
    還在找"總裁愛妻入骨:老公別鬧了"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mbrahq.com.cn = 易看小說)
豆豆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