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都市言情 > 我的親爸是首富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 故人相見
    “你不該來的。”黑玫瑰說道。

    秦平笑了笑,說道:“但我一定會來的。”

    他沒有動手,兩個人就這樣靜靜對視著。

    “我走了。”秦平扭頭說道。

    黑玫瑰問道:“不動手嗎?”

    “恩。”秦平點頭,“從這里走出去,我們可能就會成為敵人了。”

    “沒有別的選擇嗎?”黑玫瑰問道。

    秦平笑了笑,說道:“你覺得呢?”

    黑玫瑰沒有回答,秦平也沒有再多做停留。

    他從這包間里面走了出來。

    門口的人分成了兩撥,一波是黃毛的人,另一波,是小矮子他們四個。

    見秦平出來了,黃毛的人當即向前一步,大有攔住他去路的意思。

    “讓他們走。”黑玫瑰的聲音,從屋子里面傳了出來。

    這幫人遲疑了半秒,爾后便讓開了一條路。

    秦平他們下樓后,這小矮子便問道:“動手嗎?”

    “不。”秦平搖頭。

    “為什么?”小矮子問。

    秦平掃了他一眼,說道:“別問了,該讓你知道的時候自然會告訴你。”

    說完,他發動了車,迅速的離開了這里。

    秦平沒有直接回去,他開車去了一個沒人的地方,爾后給斌哥打過去了一個電話,要了他的地址。

    斌哥住在一個酒店里,秦平把車停好后,便走了上去。

    他遞給了斌子一根煙,爾后坐在那里悶悶的抽了起來。

    “怎么了?”斌子問道。

    秦平的眉頭緊緊的皺著,他說道:“我今天跟黑玫瑰見面了。”

    “然后呢?”提起黑玫瑰,斌子的臉色立馬變得有幾分難看。

    秦平說道:“我覺得有些古怪,她壓根不知道你還活著。”

    “這能說明什么?”斌子顯然是不理解秦平的話。

    秦平站起來分析道:“你想啊,如果黑玫瑰不知道你還活著,那為什么還會有人三番兩次的來殺你?除了她之外,你還有什么其它仇家不成?”

    斌子恍然大悟,他心思了一會兒,說道:“她會不會是在騙你?”

    “不像。”秦平說道,“我總感覺,有人想讓我和黑玫瑰之間的矛盾激化,所以三番兩次偷偷讓人來殺你。”

    “會是誰?”斌子問道。

    秦平說道:“我也不知道。”

    說到這里,秦平頓了一下,起身道:“我有個辦法。”

    “什么?”斌子問到。

    秦平笑道:“等,我相信,那個人很快會再次得到消息,假如她真的得到了消息,必定會再次派人來殺你,到那時候我會問個水落石出的。”

    說完,秦平便回了三角區。

    回到三角區之后呢,秦平心思了一會兒,決定讓小矮子派一個人,去保護斌子。

    之所以只派一個,是因為秦平覺得,黑玫瑰最近可能要對自己下手了,身邊人多一點比較安全。

    告訴小矮子后,小矮子直接讓老三過去。

    另外一邊,秦平走后,黃毛他們便進了包廂。

    “玫瑰姐,怎么樣?”黃毛問道。

    黑玫瑰沒有說話,良久后,她才緩慢的開口道:“他都知道了。”

    “那好啊,直接做了他。”黃毛眼神多了一抹兇狠,“玫瑰姐,你可千萬別再手下留情了,你要是不殺他,他就會殺你!”

    “更何況我們今天還損失了一個兄弟。”

    黑玫瑰再次陷入了沉默。

    “你要是不說話,我們就當做你答應了。”黃毛試探性的問道。

    黑玫瑰慢慢地張開了嘴巴,萬分糾結之下,她深吸了一口氣道:“隨便你們去做吧。”

    “得嘞!”黃毛笑嘻嘻的答應了下來。

    ......

    第二天,黑玫瑰給秦平打來了電話。

    她說:“我已經找好買主了,現在在我這里,是你過來,還是我帶他們過去?”

    秦平心思了一會兒,說道:“我過去吧。”

    “行。”黑玫瑰答應了下來。

    電話扣掉之后,黃毛摩拳擦掌道:“我馬上去安排好人手,準備干掉他!”

    黑玫瑰揮手道:“不行,現在還不能動手。”

    “為什么?”黃毛頓時有幾分不高興。

    “秦平身上有兩頓黃金,還有數不清的古董,這可是一比龐大的財富。”黑玫瑰說道。

    黃毛嗤笑道:“玫瑰姐,把他殺了,我們不一樣可以得到黃金嘛?”

    “他要是藏起來了,你能找得到嗎!”黑玫瑰一拍桌子呵斥道,“更何況,老大是我,還是你?”

    黃毛頓時無話可說。

    “記住了,誰都不準亂來。”黑玫瑰冷冷的扔下了這句話。

    秦平那頭呢,他帶上了兩塊金子,便來到了黑玫瑰這里。

    他這次來,一個人都沒有帶,所以進門的時候,并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

    走到了樓上后,黃毛他們看到只身一人的秦平,還有些吃驚。

    若不是黑玫瑰下令不準動手,估計黃毛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把秦平剁成肉泥。

    “玫瑰姐。”秦平過去喊了她一聲,爾后坐了下來。

    “等會兒吧,對方還沒有到。”黑玫瑰說道。

    秦平恩了一聲,他掏出來兩塊黃金仍在了桌子上,說道:“我帶來了涼快樣品,送給你了,就當做是禮物了。”

    黑玫瑰拿起那黃金仔細的打量了一眼,點頭道:“成色果然不錯。”

    秦平笑道:“那是自然。”

    “對了,買主是個什么樣的人?”秦平問黑玫瑰道。

    黑玫瑰笑道:“是個年輕人,據說之前在國內受挫后,就出國做生意了,這些年做的很不錯。”

    “哦?”秦平挑了挑眉毛,頓時來了幾分興趣。

    “再等等吧。”黑玫瑰給秦平倒上了一杯茶。

    秦平看了一眼,想都沒想,便直接仰頭喝了進去。

    “你不怕茶里有毒?”黑玫瑰問道。

    “不怕。”秦平笑的分外和煦,“如果你想殺我,從我踏進這個門開始,我就已經死了。”

    黑玫瑰笑了笑,沒有接茬。

    她起身再次給秦平倒上了一杯。

    時間過去了接近一個小時,人還沒有來,這不禁讓秦平有些著急。

    “玫瑰姐,他不會是放我們鴿子吧?”秦平問道。

    “我打電話催催。”黑玫瑰皺著眉頭說道。

    “不用催了。”正在這個時候,門外忽然傳來了聲音。

    黑玫瑰連忙起身,笑道:“趙先生,您來了。”

    秦平呢,也轉身看向了身后的人。

    看到這個人,秦平下巴都要驚掉了。

    因為這個人不是別人,他居然是自己的高中同學,趙勇!

    他穿著一身黑色的西服,在他的旁邊,還跟著兩個身材高大的外國佬。

    而趙勇在見到秦平后,倒是沒有吃驚,很明顯,他知道賣主是秦平。

    “老同學,好久不見了。”趙勇邊走邊笑。

    他的笑容帶著幾分惡意,很顯然,對于當年的事情,他并沒有釋懷。

    “老同學?”黑玫瑰不禁張大了嘴巴,“你們兩個認識?”

    “不但認識,而且還有過一段淵源呢。”趙勇冷笑連連。

    他走過來坐下后,便摘下了自己的手套,淡笑道:“我這只手,就是平哥砍下來的呢...”

    秦平站了起來,他笑道:“勇哥,看來這些年混的不錯啊。”

    “是挺不錯的。”趙勇冷笑道,“只可惜我永遠都是個殘疾了!”

    “是個殘疾,總比沒命強。”秦平淡淡的笑道。

    “是么?”趙勇眼睛一瞇,他忽然掏出來一把手槍,頂在了秦平的腦袋上,冷笑道:“那你現在是要命,還是要手?”

    秦平冷眼看著趙勇,說道:“怎么,你想殺了我不成?”

    “你說呢?”趙勇咬牙切齒的說道。

    正在這時候,黑玫瑰忽然起身道:“趙先生,你是來談生意的,如果是要尋仇,那就請你離開。”
    (www.mbrahq.com.cn = 易看小說)
豆豆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