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其他小說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正文 446禁欲冷面捉妖師vs又美又撩小狐妖(21)
    “坐啊。沈公子~”

    池芫懶洋洋地撐著額,一雙嫵媚多情的眼,眼尾微微上翹地凝視沈昭慕,語帶笑意地道。

    不去看她仿佛帶了漩渦的眼神,沈昭慕一看到池芫的眼睛,就情不自禁想起她勾/引自己時的情景……

    甚至,可恥的,會有反應。

    天知道當他清晨醒來時,看到泥濘狼狽的褲子時,臉上的神色有多難看。

    那一瞬,他想殺了自己的心都有。

    思緒回神,沈昭慕望著眼前母女三人對強子單方面的毆打畫面,眉梢輕擰,站在池芫身側一臂之遙處,不贊同地質問池芫,“你對她們做了什么?”

    池芫聞言,撇嘴,“你要不要每次下意識就將鍋甩給我?很顯然,我沒施法沒蠱惑,我只是,給了她們一個痛痛快快報仇出氣的機會罷了。”

    她說著,卷起自己一小簇頭發,纏繞著手指,笑容深了深,“多好啊,人善被人欺,那就欺回去好了。”

    明明化形沒多久,這狐妖卻變得越來越像人不說,還如此擅長借刀殺人了。

    不過也不叫借刀殺人,沈昭慕覺著,她身上似乎有種,替女子伸張正義的氣性。

    這個認知,叫他感到不可思議。

    一只狐妖,同情人類女子,幫助人類女子。

    “你少狡辯,你是怕我的除妖劍警示,所以不敢殺生!”

    沈昭慕偏偏,嘴硬,就是口不對心地反擊池芫。

    然后,就被池芫這個八百年道行的九尾天狐嗤笑了。

    “小天師,你除了這把破劍能傷得了我,還有什么能奈何我?你師父都不能拿我怎么樣,我會畏懼你么?”

    池芫露出王者的輕蔑之笑,“不。我不過是喜歡逗你玩罷了,不然,換個人,已經被我捏死了。”

    “那你大費周章做這些為何?”

    不知道為什么,聽到池芫這輕蔑又毒舌的話,沈昭慕心口跳了下,居然有些滾燙。

    這狐妖說,她沒有想和他為敵的心思?

    不,就是她花言巧語,明明除妖劍造成的傷就算不致命也很棘手。

    池芫白了他一眼,懶洋洋地哼了聲,“區區骯臟的男人,不值得姑奶奶我弄臟手。再說了,看戲不好么,看人類自己報仇自己窩里斗多有趣呀。”

    她說罷,手撐著下巴,煞有興味地望著被揍成豬頭的男人。

    還有氣喘吁吁的母女三人。

    “歇了吧,打這么久也累了,過來坐。”

    池芫一開口,母女三人便意猶未盡地收了手,其實池芫和沈昭慕的對話她們有聽見,盡管池芫最后那段話說得就像是看好戲并沒有多真心實意幫助她們娘仨似的。

    但劉娘子還是感激不已,她想,人尚且不能這么盡心盡力幫助,莫說是妖了。

    還是無所求的那種幫助。

    而且經過池芫的話和今天這一幕,劉娘子內心的變化可謂是天翻地覆——

    憑什么要一直做那個被欺負的弱者!

    強子再厲害也是因為欺軟怕硬,如今她們也是有人撐腰的人,那就索性將這么些年被欺壓的苦悶都報復發泄出來。

    “姑娘,你對我們母女幾人大恩大德,劉氏無以為報,做牛做馬也難以言謝!我們給你磕頭了!”

    劉娘子說著,拉著倆小的,就要給池芫磕頭。

    沈昭慕皺起眉,這劉娘子怎么就對這狐妖如此俯首帖耳!

    這可是妖!

    池芫虛一抬手,一陣無形的風攔住母女三人彎腰磕頭的動作。

    她慵懶迷人的聲線輕輕說著,“磕頭就不必了,折壽。”

    她——一條身負八命的九尾天狐一本正經地胡扯著,然后眼也不眨地看了眼那邊被打得夠嗆的強子。

    語氣冷凝,“乖乖將和離書簽了,然后滾得遠遠的,和你那幾個畜生兄弟終身不得回城里。否則——”

    池芫一條一條地說著,強子被打怕了,一個勁兒地磕頭點頭應下,只最后一條說完時,僵住了不大情愿似的。

    就見池芫笑得勾魂奪魄,要命的危險起來。

    “就殺了你哦。”

    漂亮的女妖慵懶地坐著,把玩著自己的頭發,輕飄飄從紅艷艷的唇中吐出這五個字,語氣輕描淡寫的,就像是聊吃飯一樣稀松平常。

    強子頭皮一麻,卻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那股滲入骨子里的殺意冷意。

    沈昭慕輕飄飄地看了眼池芫,狐妖給這男人施了精神壓制,男人只怕是不癡傻也要精神混亂了。

    哎。

    他看了眼一旁枯瘦干癟的大妞二妞還有憔悴瘦弱的劉娘子,視線只好移開。

    就當不知道好了。

    狐妖這也不算做壞事,就當惡人自有惡人磨好了。

    他這么心里自我安慰著,就很自然地站在池芫這邊,看著強子各種“割地賠款”。

    最后,劉娘子拿著新鮮的和離書,抱著倆孩子又開始痛哭流涕。

    池芫掏了掏耳朵,秀氣的眉擰了個結兒,“沈昭慕,我要離開這,你走不走?”

    她不想驚動這三個哭包,只壓低聲音,面上嫌棄地看著劉娘子三人,對沈昭慕說著。

    離開?

    沈昭慕沒想太多,他看著苦作一團還實在是不美觀的三人,也有些尷尬,就點頭。

    第一次,沈除妖師和池九尾狐達成一致。

    一人一妖一個瞬移離開了。

    而劉娘子哭完,才發現恩人已經化作一縷風飛走。

    只留下凳子上一袋銀子。

    那是池芫留給她們安身立命的本錢。

    劉娘子抱著倆孩子就跪下,對著空氣不住地道謝。

    再說池芫,一個瞬移便出了城。

    沈昭慕沒想到她說離開是離開江南這座小鎮,見她不像是沒目的地行,不禁問她,“你下一步要去哪?”

    為了監督她,沈昭慕自覺地充當了池芫的尾巴,她去哪他就跟哪。

    池芫勾唇,“你猜啊。”

    就是不肯叫沈昭慕順心遂意了。

    沈昭慕臉色冷冰冰的,“反正我會盯著你。”

    所以池芫去哪,并不重要,對他來說只要盯緊了她就是。

    他的話,池芫只是笑,但笑完,很快就收起。

    她眼神眺望著一個方向,嘴角笑意盡數抹去。

    她去哪?

    當然是荊棘山了。

    既然傷好了法術又能夠運行自如,當然要狠狠地搞事情和報仇了。

    給讀者的話:

    左眼不知道為什么很疼好像腫了…明天白天好點了多寫點先睡了
    (www.mbrahq.com.cn = 易看小說)
豆豆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