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武俠修真 > 大道清理計劃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星辰
    “大俠,是我等有眼無珠,有眼不識泰山...”

    “這次行動以我為首,你要殺就殺我,只求你放我這些兄弟們一命。”

    “不,大俠,我們是被人威脅的,我們的家人被他們抓了...”

    “閉嘴!”

    桓恕眉頭一挑,看著那個說話的游俠道:“你說什么?”

    那個游俠有些畏縮的看著桓恕,身體不時的因為體內的少陰劍氣緣故劇烈抽搐著。

    “有人找上了我們,要我們去殺兩個人。他們來頭很大,抓了我們的家人。如果我們不來的話,我們的家人就...”這個游俠說著,語氣中滿是憤恨。

    桓恕聽完,神情逐漸凝重起來,他上前問道:“他們讓你們殺哪兩個人?”

    這時那游俠首領見自己手下已經說了,便也不再隱瞞,道:“一個叫班超,一個叫竇憲。”

    “班超!”桓恕太陽穴一陣猛跳,但他硬生生將自己的情緒給壓了下來。

    另外一個竇憲他雖然沒聽說過,但他聽到班超的名字,就知道那些人和在平陵城中找上自己的那些人是一伙的。

    桓恕緩緩蹲下來,用有些顫抖的語氣問道:“你知道他們在哪里嗎?”

    那游俠搖頭道:“不知道,他們是在夜里找上我們的,然后就離開了。”

    “那他們有告訴你殺完人之后在哪里接頭嗎?”桓恕繼續問道。

    “沒有,他們很謹慎,只說成功之后等他們的飛鴿傳,然后通知我們家人關押的地點。”游俠緩緩說道。

    桓恕點點頭,然后站了起來,道:“你們的家人,這會兒恐怕已經不在了。”

    “什么?”游俠們一呆,隨后一臉驚疑的看著桓恕。

    桓恕不再多說,來到馬車邊拔下自己的劍,隨后走到馬車前面,目光朝馬車內看了一眼。

    馬車內的少女手中握著銀釵,看到桓恕立刻揮舞了兩下,喝道:“你...你不要過來啊!”

    桓恕目光淡淡的看著少女道:“出來。”

    少女往后退了退,滿臉驚慌地道:“你要干什么?我跟你說,我家是平陵大族,你要錢我可以給你很多,很多很多的錢,你不要殺我好嗎?”

    桓恕用劍敲了敲車廂,提高了聲音,“出來,快點。”

    少女猛地搖頭,縮在車廂角落里喊道:“我不出來。”

    桓恕看她的模樣,也不再說了,而是轉身離開。

    少女看著桓恕離開,心頭一喜。

    但還不等她放下心來,就看到桓恕重新折返回來,這一次手里還提著一個人。

    是那游俠首領,只見桓恕將游俠首領丟進了馬車車廂,然后將其推了進去。

    “啊!”少女一聲尖叫,舉著手里的銀釵就朝游俠首領刺了下去。

    那銀釵‘噗呲’一聲刺入游俠首領的肩頭,首領悶哼一聲,但硬是咬著牙沒有叫出來。

    少女發狂的拔出銀釵準備再刺,首領肩頭傷口射出一道血線,鮮血頓時噴在了少女臉上。

    少女大驚失色,如何見過這種場面,立刻嚇得哭了出來,整個人一下子就起身朝著馬車沖了出來。

    桓恕一把抓住少女,將她拉出馬車丟在了地上。

    少女無助的坐在路邊,看到周圍躺了一地的家仆們的尸體,立刻心態崩潰地又是慘叫又是嚎啕大哭起來。

    桓恕將那些活著的游俠全部丟進馬車,他要用馬車拉著他們去平陵縣衙。

    最后,桓恕來到少女身邊,朝她說道:“你...”

    但他剛一開口,少女就驚跳起來,一邊哭的梨花帶雨、一邊雙手揮舞哀求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求求你...”

    桓恕說道:“我要去平陵,你去不去?”

    少女哭的極其悲慟,桓恕說完這句話后的好長時間她都沒有反應過來。

    等到一盞茶的功夫之后,她才慢慢止住了哭泣,抬頭鬢發散亂,淚眼朦朧的問道:“什么?”

    桓恕重復了一遍,“我要去平陵城,你去不去?”

    少女滿眼害怕的看著桓恕,旋即有些怯怯的問道:“是平陵城的那個平陵城嗎?”

    “....”桓恕知道她可能是被嚇傻了,但也懶得重復,轉身坐上馬車外的橫轅上,看著少女道:“我要去平陵城,借你的馬車一用,這里還有馬匹,你

    要是會騎馬的話,就自己騎馬回家去吧。這些游俠不是被我殺死就是被我抓住了,你現在很安全。”

    少女大喜,朝桓恕道:“謝謝大俠,謝謝大俠。”隨后,她略有一些猶豫地道:“我...我自己騎馬回去吧。”

    桓恕點頭道:“這樣最好。”

    說完,桓恕一鞭子抽在馬車前面的兩匹馬背上,兩馬長嘶一聲,邁開馬蹄帶著馬車奔行起來。

    很快,馬車就消失在少女的眼中。

    她看著遠去的馬車,再看了一眼滿地的死尸,隨后轉身飛快的離開了。

    她哪里會騎馬,只是信不過桓恕而已。

    她此時跑的方向正是她兄長竇憲所在的方向,本來竇憲和她一起坐在馬車里面。但在那些游俠出現之前,竇憲突然要小解,便令車隊停下,然后進了道旁的山林中。

    竇憲進入山林中沒多久,這些游俠就出現了。

    少女知道竇憲現在肯定藏在林中,所以她也朝這里跑了過來。

    果然,少女進入林中沒多遠,就看到前方的樹下站著一個白衫佩劍的少年人。

    “兄長!”少女連忙歡呼一聲沖上前去,來到了竇憲面前。

    竇憲抓住妹妹的手臂,道:“那些人都走了嗎?”

    少女點點頭,道:“都走了,兄長,剛剛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我要死了...”說著,她幾乎又要哭了出來。

    竇憲微微一笑,安慰了她幾句,然后拉著少女朝林子外面走去。

    “兄長,我們要回去嗎?”少女一臉抗拒的問道。

    “只有那里才有馬,不然我們怎么回去?”竇憲說道。

    少女沒有再說話,隨后兩人來到方才廝殺的地方,挑了一匹好馬。

    竇憲先上馬,然后將少女拉上馬背,看著地上那些死去的游俠道:“這些人定有來歷。”

    “兄長,我聽他們說話,好像是來殺你的。”少女說道。

    “嗯。”竇憲在林中觀察良久,怎么可能看不出來那些人在找自己呢。

    “兄長,你不害怕嗎?”少女騎在馬上抱著竇憲的腰問道。

    竇憲沒有答話,少女突然張了張口,還想再問什么,卻話到嘴邊頓了頓,沒有再問出來。

    竇憲此時卻說話了,“你想問我剛剛為什么沒有出來救你,是么?”

    少女臉色有些不自然的靠在竇憲背上,半晌后說道:“兄長做事自有道理。”

    竇憲輕笑一聲,然后帶著少女縱馬離去。

    -

    平陵城,縣令方懸皺眉看著停在縣衙門前的馬車,以及馬車上的字跡,朝身邊的縣尉道:“河東桓恕?”

    縣尉命人打開了馬車,只見里面整整齊齊的擺著三四個渾身是血的人。

    “桓恕他自己就是游俠,為什么要抓這些游俠送官府呢?”縣令方懸疑惑地道。

    縣尉想了想,道:“聽說這位河東大俠最近帶著妻兒來了扶風。”

    縣令頓時就想明白了,“原來是要從良了。”

    縣尉看著被縣衙兵卒從馬車里拉出來的那些游俠,其中一人好似有些眼熟,他上前仔細一看,道:“咦?蔣安?”

    一旁的縣令也驚疑一聲,“蔣安?那不是最近正在通緝的人嗎?”

    縣尉看過之后,對縣令道:“不錯,這長相正是長安縣正在捉拿的那個蔣安。”

    縣令大喜,“這可是送上門的功勞,這桓恕還挺有能耐。”

    縣尉笑了笑,然后看著馬車上的字跡道:“大人,這桓恕還說這些人當時正在作案,殺了好些人。”

    “有留地名嗎?”縣令問道。

    “有。”縣尉道:“縣郊左十里處官道。”

    縣令道:“速派人去查證。”

    “是。”縣尉應道。

    縣令好似想起了什么,又指著地上的蔣安等人道:“來人,將這些賊子押入大牢,待我上報郡守之后,再做處置。”

    “是,大人。”幾個兵卒上前,將蔣安等人拘拿,然后朝大牢押去。

    縣尉這邊也派出了大量人手,由縣衙主薄帶領著朝桓恕所說的那個地方趕去。

    隨后縣令看了看縣尉,道:“這桓恕怕我們為難,將馬車趕到這里就走了。”

    “要不要緝拿他?”縣尉問道。

    縣令擺擺手,道:“他既要棄惡從善,那日后肯定就會再來見我。”

    縣尉繼續問道:“那蔣安之事...”

    縣令笑道:“先核對蔣安身份,確認無誤之后,上報郡守。就言此事由大俠桓恕暗中舉報,再由縣衙派人擒拿蔣安等人。”

    縣尉也笑了,道:“大人英明。”

    沒多久,排出去的那些兵卒帶著十幾具尸體回來了。

    看到這些尸體,縣令和縣尉都是一驚,居然死了這么多人?

    “看來是蔣安又在劫持過路之人,兩方一場拼斗之后,被桓恕撿了便宜。”縣尉分析道。

    “知道遇襲的是哪家的人嗎?”縣令看著地上那些家仆裝束的尸體問道。

    主薄搖了搖頭,道:“他們身上都沒有能證明身份的東西。”

    就在此時,縣衙外面突然沖進一人,報道:“啟稟縣令,有竇府的人在外面求見。他說要來報案,說他家公子竇憲與小姐竇蓉在縣郊遇到賊人襲擊。”

    “哦?”縣令面色一緊,看了縣尉一眼,隨后道:“傳他進來。”

    “是。”

    -

    至于桓恕,此時早已出了平陵城,騎上一匹快馬回安陵去了。

    等桓恕回到安陵渭河別院,已經是深夜了。

    但他卻發現別院的大門竟然是打開的,抬頭一看,就看到太衍站在大門口,正仰頭望天。

    “觀主?”桓恕上前兩步,輕聲叫道。

    太衍看了桓恕一眼,然后抬手指著滿天繁星,笑著說道:“看看吧,周天星斗已經歸位,滿天神佛入世傳道的時代就要到來了。”

    桓恕抬起頭來,只看到漫天星辰如織,璀璨的星斗布滿天宇。

    桓恕忽然發覺,今夜的星辰比以往如何時候都要明亮,也更加的繁密璀璨。
    (www.mbrahq.com.cn = 易看小說)
豆豆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