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玄幻魔法 > 上門女婿要翻身 > 正文 568.血蠱
    整個教堂里面都有一股陰暗潮濕的氣息,讓周睿很不舒服。

    周睿也都知道,這些都是那種巫師待過的地方,因此才會出現這樣的現象,而這種地反一般都是下過巫蠱的。

    周睿仔細地看了一下四周,四周雖然沒有蟲子,但是卻有那種類似于軟體蟲子爬過的那種濕蠕蠕的痕跡。

    而當周睿走過去之后,體內的道術力量則也開始主動排斥這些東西。

    整個教堂都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模樣,可是周睿也開始發現,很多地方都有了些許改變,例如有的壁畫,明明是描述的是圣經之中的一些出名場面,但是在被人故意加上了血跡之后,就變的非常荒誕。

    “這是”

    周睿體內的道德金書開始活躍起來,讓他有些驚異。

    “這很奇怪!”

    道德金書竟然會在這里有所動靜?要知道在此之前,除非是周睿遇到了困難和其他的無法解決的麻煩,道德金書才會主動有所動靜。

    而除非是周睿自己呼喚,否則的話,道德金書只會老老實實地待在他的身體里面的,但是現在卻詭異地動了起來。

    難道說這和周圍的這些墻壁上面的壁畫和油畫有關系?

    教堂里面的彩色玻璃透進來慘淡的陽光,但是卻依然給人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就在周睿有些疑惑的時候,后面卻突然傳來一聲呼喝:“你們是什么人?”

    這話太過突然,倒是把周睿給嚇了一跳。

    對方面容陰桀,正皺起眉頭看著周睿和黑炎兩個人。

    黑炎淡然道:“我還有問題來問一下卡爾。”

    “來找卡爾的?那不要到處亂晃,他和你是一起的嗎?”那個人指著周睿問道。

    周睿皺起了眉頭,不過還是沒有發生,畢竟這里是別人的地盤,就在剛才,周睿就感受到了幾個如同刀子一般的目光聚集到了他們這里。

    “那些人剛剛好像都是在地下室里面,剛剛上來發現了我們。”

    黑炎轉身過來悄聲對周睿說了一句,然后才轉身道:“是的,這個人是我的朋友,我來找卡爾看病,剛剛出去之后發現還有一些事情要和他傾訴一下。”

    “那就快點!我們這里馬上就要關閉了一段時間了,不要到處亂走,不然出了問題,哼!”

    那個人雖然目光里滿是不賴煩,很顯然是想要讓周睿他們兩個人趕緊走,但是仿佛是為了不引起周睿兩個這樣的麻煩,所以才冷冷地說道。

    說完之后,那個人就走到一個書架上面,拿了一本羊皮封面的書,然后再次轉角進入了地下室里面。

    “怎么樣?感覺到了什么沒有?”

    那個人走了之后,黑炎連忙問道。

    周睿皺眉,然后道:“這個人很詭異,他身上到處都是一種腐敗的味道,不知道怎么來的,但是肯定不是他本身施展巫術帶來的,而是一種外來的,而且時間還沒有多久。”

    周睿嗅到了一股非常古老的腐敗氣息,這種氣息一般都是只會出現在墓地里面。

    而這才是讓周睿最為驚異的,難道說這個教堂下面是一個古墓?然后這些人來這里是為了一些神秘的祭祀活動嗎?

    周睿知道降頭師也經常在墓地生活,但是這些人呢來這里顯然不會是生活的,肯定是有一些神秘的計劃。

    而為何一個教堂會建立在一個古墓的上面,這也是讓周睿很驚訝的。

    不過就在周睿疑惑的時候,一道聽起來十分舒服的漢語問好響了起來:“黑炎先生,您怎么又回來了。”

    周睿轉過頭去,才發現此刻從懺悔室里面出來了一個正穿著黑色教父長衫,帶著金絲眼鏡的一個文質彬彬的中年白人。

    這個人的氣質讓人十分舒服。

    “哦是這樣額,這個就是我剛剛跟你說的,我的老板,華夏的道術師。”

    黑炎一開始的聲音還是比較大聲的,但是到后面就已經壓低了。

    那個人聽到了之后,笑道:“來,里面說罷!”

    說著,他就拉開了懺悔室的門。

    懺悔室是用來傾訴自己罪孽的地方,所以都是隔音效果很強的,這樣倒是不用擔心被人給偷聽了。

    周睿看了一眼黑炎之后,走了進去,黑炎也和那個卡爾也隨后走了進去,關上了門。

    進去之后,周睿才發現整個懺悔室都有一種神圣的力量保護著,這種力量非常強力,甚至于就是周睿也不敢保證能夠完全突破這種保護力量。

    “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

    那個教父直接就說道。

    黑炎皺眉道:“到底發生了什么?”

    他一被自己的手下送到這里,就被卡爾直接暗示不要多說話,還讓他把自己的手下全部都側退了。

    然后治療好了他的傷之后,就讓他趕緊離開,或者如果愿意救他的話,就去找一個能力足夠的介入這件事情。

    卡爾嘆息著,然后伸出了手臂。

    周睿也看后瞳孔一縮,只見卡爾白皙的手臂上面,有一個鮮紅的血洞,這個洞里面里面有一層薄薄的血膜,正如同心臟一般跳動著。

    “血蠱!”

    周睿瞳孔一縮,然后說道。

    這種蠱蟲周睿也算是剛剛和白小希了解了一下這些巫師的基本情況,也在結合了茅山道士之中一些比較偏僻的記憶,才能夠勉強認識的出來的。

    那個卡爾顯然沒有想到周睿竟然認識這樣的蠱蟲,忍不住心中一定,看來這個被黑炎拉過來的人還是有一些能力的。

    卡爾把長袖子挽了下去,然后道:“這個蠱蟲就是那些人給我放置的,現在我根本就練習不上我們的人,這邊的很多地方的教堂似乎都被他們給控制了。”

    “他們控制教堂到底是為了什么?”

    周睿忍不住問道。

    卡爾沉凝了一下,然后仿佛是做下了什么決定一般,道:“這也算是我們教會的秘密了,是關于南疆秘辛的,這邊的教徒其實都不虔誠,我們即便是在合理開辦教堂其實也收獲不了多少信仰,哦,也就是你們華夏說的香火或者功德。”

    “但是我們來這里肯定是有原因的,那個原因,就在這地底下!”

    卡爾指了指地下。

    周睿也顯然明白了過來,有些驚異,道:“難道你們修筑教堂的地方的地底下面都有古墓?”

    卡爾搖了搖頭,道:“也不盡然,這個教堂只是一個特例,其他的教堂下面雖然不是都有墓地,但是您懂風水,去看了就知道,那些地反都是用來封鎖臟東西的地方。”

    周睿有些聽不明白了,而黑炎則是完全聽不懂,畢竟他只是一個學習古武的人,對于這些道術界的秘辛他本來就知道的不多,現在在這里完全就是聽天書的感覺。

    卡爾卻是繼續道:“而這些地方的地下,都封印有東西!”

    周睿顯然一愣,道:“這地下有東西?封印的?誰封印的?什么東西?”

    周睿現在完全就是摸不著頭腦。

    卡爾搖頭道:“具體是什么東西,我也不知道,但是聽說最近蜈蚣教在華夏尋找一個叫做腐腦蟲的東西,似乎就是和這個東西有關,他們是要解封我們教堂鎮壓在地底的東西。”

    “我們教會當時花費了那么多的錢財,在這個貧瘠的地方修建了這么多的教堂,目的就是為了鎮壓地底的這些東西。而那個時候,蜈蚣教的人正和你們華夏的茅山道士發生了沖突,最后剩下的實力不多,因此一直都是被我們教會壓了一頭的。但是在最近,我們西方出現了新教叛變的事情,所以調集了很多人回去,這些人呢就開始了。”

    周睿聽了一些,也總算是明白了。

    看來這個蜈蚣教的圖謀還是很大的,整個南疆地區有多少個教會的教堂?所以這也可以看住這個蜈蚣教的計劃有多么的龐大。

    畢竟現在的教堂只是因為內部有事情才調集了人回去,到時候要是再派人過來的話,蜈蚣教肯定是有底氣承受住教會的反擊的。

    “所以那個島嶼上面的事情,他們也要去介入了。”

    周睿沉凝道:“那個僵尸就是因為那個腐腦蟲產生的,所以他們多半是要把僵尸擒拿回來。”

    這對于周睿來說倒是一件好事情。

    畢竟他要在島嶼上面安置自己的勢力,要是那只僵尸一直都沒有辦法解決的話,那他還組建個屁的勢力。

    現在對于周睿來說,雖然南疆這邊的水這么混,但是他還是比較愿意在這里蹚渾水,而不愿意會到華夏組建自己的勢力。

    畢竟在華夏,真的是藏龍臥虎,很多事情都沒有想象之中的那么簡單了。

    “卡其要出手!”

    卡爾淡淡地說道。

    “卡其就是蜈蚣教的黑衣巫師!”黑炎解釋道。

    “他們好像是今天中午就已經確定了卡其的兒子西孟的死亡,所要到島嶼上面去探查究竟,而黑炎,你的身份也已經開始暴露了,他們已經開始留意你了!”
    (www.mbrahq.com.cn = 易看小說)
豆豆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