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其他小說 > 坑宿主的一百萬種方式 > 正文 247、彼岸村
    烈日當空,風捎來些許干燥,即將入秋。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某監獄大門前停著一列裝甲大貨車,獄警押送戴手銬的罪犯上貨柜,兩側是穿黑色防彈制服的人員提槍監督。

    薛青鳥是監督的一員,她與隊長守著貨柜門,盯著一個個罪犯上車。

    最近各大監獄發生暴亂或逃獄事件,上面要求重犯集中管理,運送到號稱鋼鐵堡壘的大型監獄。

    她看過這批重犯的檔案,不安籠罩心頭。

    犯人每隔半年體檢一次,她發現個別重犯的體檢數據比前一次好轉,甚至檢測出肌肉細胞異常活躍、體能測驗達到士兵水準等等。

    她不禁想起血統強化。

    回到現實世界雖然禁止使用異能,但血統強化后的身體不同以往,從她的體檢可看出體能比以前好幾倍。

    迎面走來一名重犯,他冷漠的眼神令她毛骨悚然并非人情冷漠,而是對螻蟻的睥睨。

    發生什么事讓他視人是螻蟻。

    當要運送的重犯全部上車,多輛大貨車徐徐啟動。

    對面的重犯或挑釁、或嘲諷、或肆無忌憚觀察的視線令人不舒服,甚至對運送的女成員吹口哨,訓練有素的他們視若不見。

    薛青鳥不動聲色地斜睨那名眼神冷漠的重犯,不料他也游弋目光與她對視。

    她加大力度緊握槍柄,收斂殺氣。

    那個人除了視人命是草芥,還透出看破生死的豁然。

    這時,他上揚的嘴角稍縱即逝。薛青鳥鎮定地收回視線,感覺到那個人與自己有相似之處。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遐想之際眼前一黑,她初時以為車輛進入隧道,可是轉念一想本就在貨柜里,進不進隧道光線并不影響。

    黑暗只持續兩秒,刺眼的光線闖入視野。她驀然一驚,貨柜里的燈光應是黃色,哪來的白色光線

    待眼睛適應光亮,她迫不及待打量四周。

    她一轉頭就對上江小川顫動的雙眼,再轉頭就看見車窗外飛速倒退的田野。

    又突然穿越

    “隊長手下留情,你剛才的表情想殺人似的。”江小川心有余悸,可能那就是傳說中的殺氣。

    然而這句說完兩人同時愣住,江小川說的竟然是日文,而她竟然聽得懂。有過之前巫師位面的經驗,兩人很快冷靜下來。

    薛青鳥緩了緩神,伸長脖子東張西望。除了面面相覷的超次元戰隊隊員,大巴上還有許多陌生的面孔。

    有中年的大媽大叔、有看似學生的年輕人,也有打著呼嚕睡覺的人

    她低頭看自己的衣服,慶幸系統幫她換上運動春裝。“系統沒有提示”

    “沒有,我一來就坐在你旁邊,系統沒發來提示。”

    “等等,你一來就看見車上的乘客”

    江小川轉了轉眼眸回憶,然后篤定地點頭。

    “不妥,這次沒有緩沖時間。”

    “這次有新人加入。”后面的閆歡壓低聲線插話:“有三個人的表情同樣茫然不知所措,而后排的一個給我的感覺很不舒服,不知道他是不是參與者。”

    “我們偽裝乘客靜觀其變。”

    說完不久,千呼萬喚的系統彈出提示:

    由于本位面存在限制,本次不提供位面信息且任務是觸發型,請各位成員務必細心。以下是第一條提示:記住你們是怎么到來。

    這次系統的指令只是簡單一段話,薛青鳥卻認為任務不簡單,因為這次是超自然位面。

    每次超自然位面的任務特別難,加上地點是十一區,她瞄見江小川的臉龐開始發白。

    他心虛地甩甩秀發笑道:“嘿,免費出國游也不錯,一直想試試本土的料理。”

    “本土的貞子也值得回味。”

    江小川回頭瞪一臉淡定的閆歡,這小子哪壺不開提哪壺。

    薛青鳥不跟他們鬧,抓緊時間望窗外的景色試圖找線索。可惜公路兩側都是綠油油的田野,她找不到顯眼的地標。

    突然大巴進入黑漆漆的隧道,車內伸手不見五指,墳場一般寂靜。

    不久,黑暗中不知誰驚叫一聲,接著幾名女性乘客跟著驚叫。

    “大家不用害怕。”悅耳的女聲通過擴音喇叭安撫乘客的情緒。“現在我們進入隧道,過了隧道就快到彼岸村咯。”

    彼岸村

    “好不吉利的名字。”江小川喃喃自語。

    穿過隧道后大家重見光明,江小川特意探頭偷看其他人有沒有影子。

    “還好他們有腳有影子,我們上的不是黃泉大巴。”

    薛青鳥啞然失笑。

    她觀察站在車頭的年輕女子,其右手舉著擴音喇叭,左手舉著橙色的小旗子,顯然是導游。

    “大約還有五公里就到達彼岸村,我們將會在彼岸村停留一晚,明天去下一個景點前大家可以自由拍照和拜訪奎椰筆下的村中景點。”

    “吼吼奎椰萬歲”前面的年輕人狂熱地大叫。

    其他乘客也露出興奮的表情,唯獨薛青鳥他們裝淡定掩飾疑惑。

    笑瞇瞇的導游繼續介紹:“相信大家對奎椰很熟悉,不過我還是要循例介紹一下喲。彼岸村是奎椰的故鄉,也是奎椰第一本恐怖小說劇情發生的地方。”

    “以前的彼岸村只是普通的村落,奎椰成名后變成旅游景點,所以大家不用擔心住宿問題,公司已經預訂好環境優雅的旅館。”

    其實薛青鳥很想問奎椰是誰,但車上大部分乘客一臉很了解奎椰的狂熱表情,她發問顯得不合群。

    沒想到美嘉舉手,她嫻熟地鞠躬提問:“我們很想再次聽到奎椰的介紹,再次加深對奎椰的了解,有勞了。”

    乘客們沒聽出不對勁,紛紛附和。

    對于書迷而言,聽多少遍作者的事跡都不膩。

    “好的,既然還沒到彼岸村,我跟大家介紹奎椰這位橫空出世的恐怖小說家。原本他是籍籍無名的輕小說寫手,聽說得到的稿費買不起泡面。”

    “熬了兩年,奎椰突然以這個筆名寫恐怖小說,第一冊就是寫老家彼岸村的傳說,銷售量空前絕后,榮登小說暢銷榜前五名”

    某個熟睡乘客的呼嚕聲伴隨導游的介紹,薛青鳥他們忍耐著聽完。

    “好咯,我們已經進入彼岸村的范圍,請大家看窗外”
    還在找"坑宿主的一百萬種方式"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mbrahq.com.cn = 易看小說)
豆豆小说阅读网 pc蛋蛋加拿大28预测网 江西多乐彩 大连棋牌官网下载 微信扫码就赚钱是真的吗 红包麻将卡五星 福彩3d稳赚投注 小米手机是如何赚钱吗 上海彩票幸运飞艇 地方麻将app定制 电竞比分网1zplay微博 7m篮球比分即时比分app 三分快三免费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