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科幻小說 > 電影世界的禍害 > 正文 第43章 閉門切磋
    陳厚德:“……”

    吉澤爾:“……”

    “要一瓶黃道益活絡油,再來一瓶跌打酒之類的去淤血藥酒。”何必看到吉澤爾在比劃了半天,忍不住開口說道。

    “哦!有老鄉在,那太好了,是哪里傷到了,方便我看一下嗎?”陳厚德看到何必后大喜:“對癥下藥效果會更好!”

    何必指了指吉澤爾的大長腿。

    陳厚德:“……”

    “年輕人,玩歸玩,要注意身體!”陳厚德搖頭,從藥柜里面取下一瓶活絡油放在桌子上道:“3美元,跌打酒就不必了,擦這個就能擦好,如果想好得快一點,你給她擦的時候,稍微用一點力道按摩可加快化瘀。”

    何必:“……”

    幫吉澤爾擦藥?想想吉澤爾的大長腿,何必是有些心猿意馬,不過也僅止于此,有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怎么著也不能讓鬼佬女人占了便宜。

    “他在說什么?”吉澤爾好奇地向何必問道。

    何必放下一百美元,取走活絡油,轉頭向吉澤爾笑道:“他說你的這點傷,在神奇的中華醫術面前,那都不是事。”

    吉澤爾皺眉,她直覺陳厚德肯定不是這么說的。

    “喂!自己同胞,你給這么多錢干嘛!我是靠手藝吃飯,又不是靠乞討。”陳厚德說著從抽屜里面輸了97美元找到何必。

    “大家都是z國人,既然背井離鄉,都是為了混一口飯吃,也不用扮闊,這里畢竟不是我們的地方,方方面面都要用到錢,年輕人,有錢存著點,或者寄回家,等到到我這個年紀就知道錢的重要性了。”陳厚德拍了拍何必的肩膀。

    何必笑了笑,把錢揣入口袋。

    突然一個大只佬白人抱著肩膀從門外走了進來。

    “陳舒服,陳舒服”大只佬看到陳厚德激動地叫了起來。

    “……”何必冷汗,是陳師傅吧?

    陳厚德一爪大只佬的手,就知道他手臂又脫臼了。

    “我早就跟你說過,不要仗著個子大就整天跟別人打架,你沒有專門熬煉過身體,徒有一副壯碩的空架子,遇到擒拿高手,別說卸你胳膊,廢你四肢都輕輕松松。”陳厚德一邊用藥酒擦拭大只佬的肩膀一邊嘮叨道。

    大只佬聽不懂陳厚德在叨叨些什么,只垂頭喪氣地低著頭。

    “忍著點!”陳厚德說完拉起大只佬的手,一拉一送,‘咔嚓’一聲,大只佬疼得眼淚都快出來,不過他很快就發現自己脫臼的手臂,這樣一拉一送間就好了,不用去醫院掛號,不用拍片檢查,不用排隊等結果,不用手術,也不用住院。

    “good,verygood.”大只佬佩服地舉著兩個大拇指:“陳舒服,您的東方巫術真是太神奇了。”

    何必:“……”

    陳厚德指了指小板子上的收費標準道:“手術外科,收費45美元。”

    “ok、ok!”大只佬開心地點頭,他雖然還是聽不懂陳厚德的話,卻看得懂數字,爽快地掏出50美元。

    陳厚德從一個陶灌里抓出一把跌打丸。

    “one,day,one顆,懂不懂?o不ok?”陳厚德比手畫腳地說著。

    “okok!”大只佬頻頻點頭道。

    “你真的聽懂了才好,別一天就把跌打丸全部懟完了。”

    陳厚德頭疼,看到何必還在眼睛一亮:“嘿,小兄弟,幫我給他說一下,一天吃一顆,連吃七天,有助于化瘀。”

    何必轉頭打發了大只佬,拿起陳厚德放在桌子上的一個相框,臉色古怪地向陳厚德問道:“照片里這個是你什么人?”

    陳厚德看著照片上跟自己合影的家伙笑了:“那是我的徒弟,我們長得很像吧!很多人都以為我們是父子。”

    “不像!”何必肯定地說道。

    “……”陳厚德瞪了何必一眼:“沒眼力勁。”

    何必問道:“他不會是叫李杰吧!”

    陳厚德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你認識阿杰?”

    “呃——!”何必抓了抓頭發,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當然有,但是同名同姓又長得一樣的人就不太可能會有了。

    何必以前時空也有一個李杰,是徐一鋒的師父,何必總共跟他交過兩次手,兩次都被對方虐得想哭,何必遠遠看到他就繞道走,至于這個李杰嘛!

    何必突然想到一個主意,壞笑了起來。

    “晚輩何必,還沒請教前輩尊姓大名!”何必突然抱拳道。

    陳厚德愣了一下,也抱拳回了一禮:“陳厚德。”

    “陳師傅,我想跟你切磋一下!”何必認真地說道。

    陳厚德雙眼一瞇:“你也是練家子?”

    “練過幾天!”何必說道。

    “好!索性今天心情好,也沒什么生意,就陪你過兩招。”陳厚德笑了起來,對于祖國的年輕后生,陳厚德還是抱著能指導就指導一二的心態。

    “放馬過來!”陳厚德一臉微笑地隨意擺了一個起手式。

    何必陰陰一笑,也不提醒陳厚德,立刻就一個簡單的直沖拳擊向陳厚德的中門。

    “不錯,好俊的身手。”陳厚德一看到何必出拳,就看出他身手很好,這一招直沖拳非常之嫻熟。

    陳厚德伸出一只手掌,輕輕按上何必的拳頭。

    “呃——!”陳厚德的手掌剛剛接觸何必拳頭的瞬間,立刻臉色大變。

    這小子力道怎么這么大?

    陳厚德趕緊撤手,已經來不及了,何必的力氣大,速度卻也不慢,這家伙的拳頭如影隨形地追擊陳厚德的胸膛,陳厚德趕忙雙手出擊,兩只手掌抱住何必的拳頭往后一拉卸力。

    何必冷笑,用蠻力強硬地把拳頭從陳厚德的手掌里掙脫,還是那一拳,何必拳頭去勢不減攻向陳厚德。

    陳厚德臉龐變色了,對方表現出來的氣力已經不能簡單地叫大力了,這簡直就是神力。

    既然無法卸力,陳厚德只好側身,雙手搭在何必的手臂上,引偏何必的勁力方向。

    “嘿嘿!”何必突然賤笑。

    陳厚德的表情像見鬼一般,松開何必的手,硬受了對方一拳,立即退開了。

    何必的臉色一僵,自己百發百中的撩陰腳失利了。

    陳厚德的對戰意識極強,不過何必也沒有真正用出全力。

    陳厚德被何必有些神出鬼沒的撩陰腳嚇了一跳,長吸了一口氣,慢慢蹲低身體,雙掌攤開,擺了一個嚴謹地起手式。
    還在找"電影世界的禍害"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mbrahq.com.cn = 易看小說)
豆豆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