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玄幻魔法 > 子時司機 > 正文 章18. 龍門粗口
    李楠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將溫熱的水杯捏在手心,緩緩說道:“打擂臺并非我本意,但阿雯的死總要有個交代,秦漢的事是誰先挑起來的,誰就要負責。”

    李楠與盧思雯相識有十多年,倘若他事先得知了生死擂臺,說什么都不會讓她上場,而如今,還有精英任務的要求在,他說什么都不會退讓。

    “阿雯的事情是一場意外,會有一個公道的賠償,她還有一個在世的阿公,都會安排妥當的,而且罪魁禍首阮金海也已經死了,她會瞑目的。”

    面對雷鈞的苦口婆心,李楠默默喝光了杯子里苦茶,如果阿雯真的瞑目,他就不會站在生死擂臺上了。

    精英任務,那是死者生前未能完成的事,需要假以他手來實現。

    阿雯最放不下的便是秦漢武館,哪怕死后都念念不忘,豈會瞑目?!

    “我要保留秦漢武館的名頭。”

    李楠抬起頭,一雙明亮的眸子正對上雷鈞的眼睛,刺的對方忍不住側了一下臉。

    雷鈞的面色一下子就變了:“這不行,生死擂臺的賭約便是秦漢武館,除了‘龍門第一’的牌子,秦漢武館決不能保留,這是已經達成的共識。”

    “秦念伊同意了?”

    雷鈞張了張嘴,悶聲悶氣道:“嗯,當初的擂臺對賭的協議上他簽了名,盧思雯明確反對過,你是知道的,秦漢畢竟姓秦,盧思雯不能代表秦念伊。”

    “那塊牌子我無所謂,武館的名頭真的不行?”

    “真的不行,你換個別的都可以,新月武館都可以當場解散,但秦漢真的不能留。”

    李楠將杯子放在茶幾邊,起身撣了撣衣服,招呼道:“走了六子。”

    “哎,李哥。”

    雷鈞面色陰晴不定,依然沒有放棄,大聲勸道:“阿楠,你若還有當年的幾分情義,聽我一句勸吧,別去了,會死的,我給你一大筆錢,你可以去維多利亞過富足的下半輩子!哥倫比亞也行,哪怕你要去喀蘭都沒問題!”

    洪亮的嗓音回蕩在寬闊的辦公室里,李楠走到電梯門前的背影停住了,淡淡的說道:“雷鈞,我李楠不欠你的,信義堂在外環的地位是我打出來的,死了十一名兄弟,其中八個是跟我從船上下來的,我把他們都葬在了臥龍灣公墓,你知道那個地方,后來你財源廣進,漂白了自己,有想過當年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嗎?”

    “不,你沒有,我去過臥龍灣公墓,你從沒去過那里,哪怕派人送個祭品都沒有。”

    李楠的身影消失在了電梯里,剩下雷鈞一個人坐在那里,他始終都未起身離開半步,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盯著閉合的電梯門,久久沉默著。

    下了樓,李楠第一眼看到就是守在門前的張城,對方一見到他,看表情就知道事情談崩了,只是嘆著口氣,轉身就走。

    李楠盯著張城的背影,眼神微凝,開口道:

    “六子,你跟他走,等到明天早上在回去。”

    六子當場就急了,叫道:“李哥你也別走了!”

    李楠擺擺手,示意自己沒事,他邁開腿就往外面走,不知為何,深沉的黑暗里,他的呼吸都順暢了許多,仿佛身上脫去了沉重的枷鎖。

    龍門的那一位想要瓦解龍門自成派系的武館聯合協會,其中最好下手的一塊就是取締非法武館,但這只是個開始,龍門各大勢力錯綜復雜,扎根于本土幾個世紀,豈是輕易就能連根拔去的?更何況唇亡齒寒,其余的龍頭也不會袖手旁觀,誰知道下一把火會不會燒到自己頭上。

    這才有了新月武館一個月連踢十七家場子,最后給有著“龍門第一”的秦漢武館下了生死擂臺對賭協議。

    然而發生了一件讓所有人瞠目結舌的事情,秦漢的實際控制人秦念伊竟然跟那一位達成了某種協議,借著生死擂臺將武館解散了,這一手打的各大勢力措手不及,秦漢一旦丟失,龍門武館聯合協會這面城墻就會出現第一個漏洞,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最終徹底失守。

    “面對一個不了解的且勢單力孤的敵人,趁著他走單時,直接鏟除他,畢竟這是治安極差的龍門外環,死個把人不算什么……”

    李楠出了大豐機械廠,整個人融入陰影中,貼著廠房的外墻向外環的更深處走去。

    今夜的風不小,滲透進衣服里,夜色正濃,寒意越盛。

    走了幾步,李楠始終有種被人監視的感覺,即便他身在沒有電力供應而陷入一片黑暗的龍門外環深處。

    他的腳步不停,走進了一片居住區里,這里地形錯綜復雜,樓宇林立,兩棟樓的通風窗之間相隔不到三十公分,一抬腳就能跨越兩棟樓,即使罪犯窩藏的好地方,也是無人問津的混亂地帶。

    前方有著一盞大功率白熾燈,慘白的光芒照亮了一片屋檐,貼著墻面的下水管道雨滴一樣的水花不斷落下,李楠抬頭望去,在那片管道之上,站著一個人,寒風吹動著她的白色馬尾發梢,兩人四目對視。

    嘩啦!

    半空中的一扇窗戶里倒出了一盆水,水花揚在半空中,霎時間,李楠一腳踩在地上,整個人的身體向側面閃了出去,一只鐵爪從他的背后飛了過來,扎進了青石板里,石屑四濺。

    前面一個,背后一個!

    李楠貓著腰鉆進了樓洞里,雙腿邁開,三步并作兩步跳上了二樓,他的動靜畢竟是大了,發出一陣聲響驚動了蝸居在此處的租客,當即傳來了一陣叫罵聲:

    “撲街仔,拆房呢!”

    話音剛落,就聽見一聲巨響,木頭門板破開一個大洞,只見一個黑影從外面竄了進來,一腳踏在租客的耳邊,飛身撞破了窗戶,整個人消失在了狹窄的出租屋里。

    租客是一個身材肥胖的男人,他吃力的抓著窗沿,目瞪口呆的看著從眼前消失的那個人影,敏捷的就跟猿猴似的,在屋檐之間飛躍著,一轉眼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他轉過頭,揉揉眼睛,破碎的門板靜靜的躺在地上,木板門上的破洞赫然在目。

    腦海里浮現出吝嗇的房東那張陰沉的臉,以及需要賠償門板而付出的龍門幣,男人的面皮抽搐著,整個人都哆嗦起來,沖著窗戶喊道:

    “丟雷樓母!撲街仔!我祝你冚家富貴!”
    還在找"子時司機"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mbrahq.com.cn = 易看小說)
豆豆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