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武俠修真 > 煙火江湖 > 正文 第二卷:奉天游 第二十章:二虎相斗(上)
    路一自然不知道有一個名叫李慕然的同齡人已經直奔他而來,不過就算知道估計也只是笑笑,而且最好別來麻煩自己,否則會真的不客氣。

    因為端木冷月病了。

    二人星夜兼程快到蘇南郡郡城的時候趕上一場瓢潑似的秋雨。

    雨很大,低垂的鉛色烏云籠罩大地,雷聲隆隆銀蛇四竄。

    天色瞬間就暗了下來,路一端木冷月兩人有深厚內功在身,也沒有把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放在心上,不過還是被淋了個落湯雞。

    結果在客棧住下之后,洗完澡換好衣服的端木冷月就覺得病懨懨的沒有精神,晚飯也沒有胃口,到了掌燈時分就已經全身滾燙,滿口胡言亂語起來。

    路一打來涼水替她細心擦拭,又用內功幫她梳理經絡,可惜都沒有任何作用,而且明顯可以感覺到她體內有一股陰寒之氣亂竄。

    托掌柜的請了兩個大夫都無計可施,終于第三個大夫肯為她開一劑安神藥。

    大夫走的時候面有憂色,提醒路一盡早尋別的大夫,說夫人的病他也是從來沒有碰到過,習武之人有些狀況非普通市井大夫可以醫治的。

    送走大夫路一親自跑到廚房煎藥,然后等到藥湯入口不燙之后才扶起端木冷月。

    端木冷月靠在路一懷里,身體發燙得厲害,口中卻一直迷迷糊糊的喊著冷,不停的往路一懷里蜷縮。

    “乖!張嘴喝一口藥。”

    路一用湯匙把藥湯送到端木冷月嘴邊,聲音溫柔。

    神智越來越迷糊的端木冷月艱難張嘴,可是藥湯剛剛吞進去就又吐了出來。

    路一顧不得額頭的汗水,連忙用毛巾把吐出來的藥湯擦拭干凈,也不管什么男女之防,一手貼在端木冷月的小腹,一手扶著她的肩膀,無相梵天決緩緩渡入體內。

    半晌,路一頭上冒出絲絲白霧。

    端木冷月總算安靜一些下來,腦子還是混混沌沌,雙手緊緊下意識抓著路一的手不肯放松,生怕自己這一松手就再也抓不到身邊這個少年。

    路一把她摟在懷里,輕言安慰。

    端木冷月睜開眼,仔細看著路一,臉色蒼白,語氣分外溫柔:“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瞎說什么?就是淋雨受了風寒,病了。”

    “你不懂的,這和我修煉的功法有關,可能怕是過不了這一關。”

    歇了口氣,端木冷月接著說道:

    “望月寶典所記載功法太過陰柔,容易陰寒入體,我這狀況就怕是如此。”

    路一急道:“端木家那么多人修煉望月寶典也不見有事,你怎么可能有事?”

    端木冷月看到路一焦急的神色,突然笑了起來,蒼白的臉上綻放出一抹妖異的紅色。

    “你還是喜歡我的呢。”

    “都什么時候了?還說這些,你告訴我要用什么辦法才能治好你!”

    端木冷月固執的搖了搖頭:“你還沒有說喜歡我,我等著的呢。”

    路一點點頭,心里難受。

    “我騙不了自己,其實是喜歡你的。”

    端木冷月氣息重新紊亂起來,臉上卻笑容不減。

    路一再次把無相梵天決渡入她的體內,這次時間更久,等到收功的時候發現端木冷月已經皺著眉頭昏睡過去。

    伸手摸了摸她的身子,還是突冷突熱。

    路一急得在房間里不停的轉圈,伸手在懷里亂摸,突然碰到小神仙贈送的青竹令,靈機一動,連忙把掌柜的喊了過來。

    掏出一張銀票,連著青竹令遞了過去,抱拳道:“麻煩掌柜的送到蘇南郡郡城內丐幫分舵!”

    掌柜的結過令牌,沒有去接銀票,想了想說道:“客官,救人哪里還能收錢,我知道有一個地方平時有很多乞丐出沒,但到底是不是丐幫,我就不知道啦。”

    路一眼睛一亮道:“就麻煩掌柜的跑一趟,多半就是那里。”

    掌柜轉身下樓,套上門口一輛馬車就急匆匆的出門而去。

    路一內心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能慌不能亂,回身又替端木冷月把了把脈,眉頭緊皺,可能還真如她所說,這明顯不是風寒所致,想到在路家村有次差點走火入魔,但最近她也沒有受什么刺激啊。

    樓下傳來幾個人的腳步聲。

    路一打開門就看到一個灰衣中年漢子手持青竹令,也正在門外打量自己。

    “可是北江那邊過來的路兄弟?”

    路一連忙抱拳道:“正是在下,深夜打攪長老,萬分抱歉。”

    中年漢子搖頭道:“我叫洪安,忝為蘇南郡堂主,早就聽泰爺爺提起過路兄弟,所以萬萬不要客氣,深夜相召,定有要緊之事,還請吩咐。”

    路一把洪安讓進屋,把端木冷月的情況說了一下,并把自己的打算告知。

    由于是女眷,洪安也不便于細看,遙遙望了一眼端木冷月的氣色便說道:“此去象山旅途遙遠,最快也需要七八天的路程,如果確實是功法相沖,江南道除了秋大夫確實沒有更加適合的岐黃圣手,夫人病重耽誤不得,我這就去安排車馬,提前飛鴿傳書過去。”

    說完不等路一行禮,擺擺手先行下樓。

    不大一會兒功夫,馬車已經到了樓下。

    洪安親自上來把行禮搬上車,路一俯身抱起端木冷月徑直下樓。

    “多謝洪大哥!等我回來再找您喝酒。”

    洪安搖頭道:“好說,等你回來,快去吧,救人如救火。”

    路一不再客套,轉身鉆進馬車。

    車夫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丐幫弟子,沖洪安抱了抱拳,打馬離開。

    洪安帶著幾個弟子往回走。

    一個十多歲的少年乞丐好奇的問道:

    “堂主,這就是路一兄弟嗎?果然好年輕!據說降龍十八掌出神入化,什么時候我也有那么厲害就好啦!”

    洪安笑罵道:“平時練功只曉得偷懶,就知道白日做夢,天下間的好事哪里都能讓你一個人給碰到了!”

    就在這時洪安看到前面街角靠著一個人,夜色中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樣子。

    洪安伸手攔住幾個埋頭往前走的弟子,眼神警惕的盯著那人。

    一個相貌清秀,臉色微微有些發白的好看少年走了出來,背著一個小小的包袱,手里提著一柄長劍。

    走到距離洪安三四步的距離站定,雙手拄劍,眼神驕傲而冷漠。

    “來者何人?”

    洪安看清來人只是一個少年郎后微微松了一口氣,不過少年的眼神讓人不喜。

    路一的眼神溫暖干凈,眼前少年眼神凌厲霸道,給人感覺極為自負。

    洪安沒有看錯,李慕然本來就很自負,因為他覺得自己有自負的資格。

    李慕然神色不變,淡淡問道:

    “剛剛我聽到路一兩個字,所以只是過來問你們一件事,至于我的名字你們不用知道。”

    洪安挑了挑眉:“我不知道你說的什么路一路二的,你走吧。”

    李慕然目光如刀,盯著剛剛說話的那個少年乞丐,冷冷的道:“你來說。”

    少年乞丐上前兩步,手中竹杖斜指,嘿嘿一笑:“說什么?說你長得好看嗎?”

    李慕然扯了扯嘴角。

    洪安眼神猛地一凜,身形一晃,左手往后一拉少年乞丐,右掌迎著欺身而進的古怪少年拍去。

    一掌之后,洪安連退三步,胸前氣血一陣翻涌,心里大驚。

    古怪少年卻借勢翻身,姿勢美妙的落在墻頭,轉頭笑道:“降龍十八掌不過如此!小爺先不奉陪了,先去找路一,以后得空再來收拾你們!”

    話音剛落,人已不見。

    幾個丐幫弟子剛想拔腿就追的時候,洪安怒喝一聲:“回來!”

    “我們都不是他的對手,抓緊回去給路兄弟途徑之地的分舵飛鴿傳書,讓他們留意這個古怪少年。”

    “遵命。”

    洪安喃喃自語道:“好強的黃龍決,皇室什么時候出了這么一個古怪少年?”

    路一坐在車廂里,懷里抱著端木冷月,每隔一個時辰就需要用無相梵天決替她溫養經絡,緩解她身上的冰寒。

    已經在路上走了一天時間,中途丐幫幫忙更換了一匹馬,并且告知了蘇南郡出現的那個皇室少年。

    路一已經無暇顧及其他。

    端木冷月的情況穩定了一些,但體內寒氣還是時不時發作,眼見氣息越來越孱弱,每天清醒的時間也越來越少。

    趕車的老頭子叫老蓋,是丐幫的老人,雖然沒有擔任什么職務,不過辦事妥當,行走江湖極有經驗。

    等端木冷月睡著了之后路一就坐到車轅上找老蓋聊天。

    老蓋摘下腰間的酒葫蘆遞了過去。

    路一笑了笑接了過來,仰頭喝了一大口,酒水極烈,像吞了一塊火紅的木炭入腹。

    “爽!”

    老蓋笑道:“一看路兄弟就不是愛酒之人,烈酒需要慢品,你這樣喝除了難受哪里還能體會出酒的其他滋味。”

    路一確實不善飲酒,而且酒量很一般,聞言只得尷尬的笑笑,這方面確實接不上話。

    “品烈酒就其實像人生,入口辛辣燒喉,但是挺過那股刀割火燒般的難受,慢慢的就會滿口回甘。”

    路一若有所思,笑道:“多謝蓋老哥。”

    “你是丐幫的貴客,所以老頭子就多了幾句嘴,不要見怪才好。”

    蹄聲急促,一匹快馬從后面疾馳而來,帶起一路煙塵。

    馬背上坐著一個十七八歲的俊秀少年,身穿白衣,劍眉星目,馬鞍邊掛著一柄長劍和一個小包袱。

    和馬車擦肩而過的時候少年突然轉頭看了看蹲在車轅上的二人。

    路一也在看他。

    少年的眼神怎么看都帶有一股盛氣凌人的驕傲。

    老蓋擔憂的說道:“路兄弟,要小心。”

    路一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只是轉身掀開車簾,想把黃泉刀抽出來。

    蹄聲吵醒了端木冷月,睜開眼恰好看到路一拿刀,掙扎著要坐起身,目光里有歉疚,有擔憂,還有一種從來沒有流露出來過的溫柔。

    路一不知為何鼻子一酸,連忙抱著她輕聲安慰道:“沒事,你放心躺著就是。”

    端木冷月勉強的笑了笑:

    “有壞人?”

    “有我在呢。”

    “我想看看。”

    “外面有風。”

    最后還是路一抵不過端木冷月的堅持。

    馬車已經停了,因為那個少年把馬橫在路中間,雙手拄劍站在路中間。

    李慕然喜歡這個姿勢,因為這個姿勢看起來就很……厲害。

    而自己原本也很厲害。

    馬車簾子掀開,那個叫路一的同齡人抱著一個病懨懨的女人彎腰走了出來。

    先在車轅上墊了一塊毯子,然后又細心的替女子整理好有些凌亂的發絲。

    動作一絲不茍,若無旁人。

    病病懨懨的女子神色溫柔的摸了摸路一的臉頰,沖他嫣然一笑。

    驀然綻放的笑容像一把重錘,狠狠擊打在李慕然的心湖之上,頓時驚濤拍岸!

    李慕然揉了揉眼睛,咧嘴大笑。

    兀那女子!

    你是我的人了。

    做我夫人可好?
    還在找"煙火江湖"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mbrahq.com.cn = 易看小說)
豆豆小说阅读网 pk10冠军投注技巧 彩虹色的回亿 规赛车北京pk10官网 双色球最新开奖结果 ag的老虎机真的吗 彩票随机选号器 电竞比分直播app 澳門足球彩票投注公司 广西11选5 福彩3d稳赚钱技巧 下载麻将游戏免费四人 pk10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