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其他小說 > 親君笧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武昌公主(四)
    謝瓔不好意思地陪笑道:“母親,這正是說明我們都深愛著您。父親是最疼愛您的人,哥哥是最孝順您的人,我是母親最貼心的人,我們全都不約而同地不告訴您,不都是為了怕您擔心嗎?”

    不過,也確實是怕你大發雌威棒打鴛鴦。

    劉氏面色稍緩,覺得好似也有道理。

    她總算找到一個能討論這事的人,心中有好多疑惑想要解決。她不解地問道:“瓔兒,你哥哥同那奴婢是什么時候好上的?怎的你哥哥這般清高的人能看上一個奴婢?”

    謝瓔不知道怎么解釋好,并不是一個人完美,就會得到別人的喜愛。

    自己的夫君王球,固然也是相貌堂堂不輸旁人,心性內斂,聰敏善辯,愛慕他的小丫鬟也確實不少,但自己就是無論如何對他提不起愛意來,這情之一物,實是難解。

    她問道:“母親,既然您這般在意,為何不把哥哥叫來親自詢問一番?”

    對啊,為什么不呢?劉氏心想,直接問兒子不行嗎?但要她對著自己玉人般的兒子質問這樣的事情,她總覺得很有違和感,不想這么做。

    她不想解釋自己這細膩的心思,只對謝瓔說道:“瓔兒,我親自去探查了他們相處的情景,只覺得你哥哥似乎太溺愛她了,不像是普通寵愛一個奴婢的樣子,倒像是有些癡迷了。”

    謝瓔細細地品味了一下母親的話,回過神來,驚訝地問道:“母親,您去偷聽他們說話了?”

    劉氏不高興地拍了一下她的手,嬌嗔道:“什么偷聽,我這是關心。”

    那不還是偷聽?!

    謝瓔很是無語,自己那么好奇都沒好意思去偷聽……哎,姜還是老的辣。

    她勸道:“母親,哥哥是個怎樣的人,您自是了解。我相信哥哥,不管他有什么事,他都一定能夠處理好,我對他有十足的信心。母親,哥哥已經不是孩子了,若是……若是有一天,他要負起整個家族的責任來,難道您也跟在他后面每日為他擔心操勞不成?這件事,還是順其自然吧,若哥哥真有什么想法,他也一定會告訴您,難道還會瞞著您一輩子不成?”

    劉氏心下稍安,對啊,自己的兒子多淡定的一個人,怎么可能被一朵野花迷了眼睛,這最多也是暫時的。

    她點點頭,眉心舒展了開來,點著謝瓔的額頭嗔怪地說道:“還是你和你哥哥親,我乍一知道這事情,有些慌了手腳,倒讓你笑話了。”

    謝瓔開解了自己母親,心情很好,拉著她看自己新做的衣服:“母親,你看這件怎么樣?”

    兩個女人于是討論起建康最新流行的款式來。

    還有兩天就要回建康了,知道這個消息后,最著急的大概是武昌公主了。

    自從那晚把那小賤人和琰郎一起得罪了以后,謝琰連表面功夫都不做了,基本上不再搭理她,她不由得心下惶惶然,十分后悔自己那天口不擇言威脅他的舉動。

    她對謝琰,最初只是少女懷春那種對美男的仰慕,傳聞中美風姿又家世高貴的男子,是每個人適齡少女的夢中情人。

    而后傳出自己和謝琰議親的消息來之后,她的心里,他的影子變得越來越清晰,這樣出色的男子竟然能夠成為自己的夫婿,她心里雀躍的小鳥快樂地飛翔,就連自己灰暗的童年都變得有價值了,也許,就是因為自己吃了那么多苦,因而上天決定要補償她,許她下半輩子的幸福安樂。

    當謝家被迫搬離建康的時候,她曾經也想過不顧一切地去追隨于他,卻被皇室內其他人恥笑,尤其是鄱陽公主,幾次三番地告訴她,你的琰郎是有情人的,他是不會娶你為妻的。

    她不愿意相信,卻又無比地懷疑很有這個可能,不然為何議親到現在都沒有下文?

    當她終于鼓足勇氣來到他的身邊時,謝琰終于對她微笑了,那一刻,她是多么地幸福。

    只要沒有那個小賤婢在,琰郎就是屬于自己的,她堅信這一點。

    剩下這兩天內,她一定要把自己的婚事定下來,決不能空手回去,讓鄱陽公主取笑。

    她思索了半響,終于下定了決心。

    武昌公主要在前院設宴餞別,這件事在謝府算是件不大不小的事情,這位公主在謝家上躥下跳,如今終于要回建康了,謝府至少一半的人歡天喜地,也不在乎去喝她一杯水酒為她送行。

    萩娘卻覺得這事必然沒那么簡單,將心比心地想,武昌公主來廣陵肯定是有目的的,現在看來這目的顯然是把謝琰放倒,好順理成章地讓他尚公主。沒有解決這件事情之前,武昌公主是絕對沒有心思搞什么宴飲的,而很有可能,這次宴會會出什么幺蛾子,這是十分自然的事情。

    她會怎么做呢?

    把謝琰打暈?給他下藥?把他抓起來強迫他與自己成親?

    萩娘拍拍自己的腦袋,跑遠了,這是在按照唐僧遇到女妖精的套路來思考了。

    謝琰當然不是唐僧,他可是會武功的,當初還能穩穩地爬在自家墻頭呢。

    武昌公主自然也不是女妖精,不過她的思維模式應該和女妖精沒什么區別。

    既然是宴飲,那肯定要喝酒,難道是想把謝琰灌醉?

    她覺得自己這個想法很靠譜,便問謝琰道:“琰郎,你酒量如何?”

    謝琰抬了抬眉,平平地吐出一句:“沒醉過。”

    那這個辦法也行不通。

    萩娘覺得自己比武昌公主還著急地在想著招數。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知道了她要干嘛,再對付她豈不是十分省力。

    她把謝媽媽招了來,問道:“媽媽可知道,這次武昌公主的宴席是那些家奴在操辦?”

    謝媽媽才不是那種主人問什么答什么的人,把那幾個家奴的名字說一下就完了,她十分有重點地說道:“負責整個酒席籌劃的是殷管家,這里面采辦,廚子,侍女都是原來謝府的那些家奴,唯有護衛,因公主說她要給大家一個特別的驚喜,需要有特殊的安排,因此由公主的護衛來負責前院的安全。另外,公主還要了好些紗絹,說要準備節目給大家助興。”
    還在找"親君笧"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mbrahq.com.cn = 易看小說)
豆豆小说阅读网 内蒙古麻将下载 全天赛车pk10免费计划 重庆时时计划大全 nba新浪体育网 吉林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股票涨跌原理是什么 北京pk10 福彩3d超级破解软件 新手如何倒卖发票赚钱 湖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p3试机号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