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其他小說 > 鮮妻撩人寒少放肆愛 > 正文 第1570章:不是巧合,那塊胎記不是巧合!
    安魅閉上眼,努力平復著自己心緒。

    這么多年來,她第一次在人前提及這事,本以為過了這么多年自己就算沒有走出來也應該有一副“鐵石心腸”了,可是

    還是那么傷心啊。

    “師姐。”葉幽幽抱緊安魅顫抖的身體,輕輕拍著她的肩膀,安撫著她。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師姐,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安魅咬緊嘴唇,一個字也沒說。

    因為,她怕自己一開口,就會忍不住落淚。

    葉幽幽想起今天中午去找的時候他說的話,難怪他會說讓顧瑾寒把牧南楓叫回來。

    原來是這樣。

    這種情況下,其實如果牧南楓在安魅身邊安慰她會比自己更好。

    葉幽幽看了一眼顧瑾寒,眼神充滿了無奈。

    顧瑾寒給了葉幽幽安撫的眼神,低頭看了一眼放在手邊的手機。

    他開了錄音,安魅剛才說的話應該讓牧南楓知道。

    等候室中安靜了下來,一時間誰也沒說話。

    時針滴滴答答

    兩個小時后。

    法醫鑒定中心的的工作人員親自將檢驗報告拿了過來。

    “安小姐,您等候的檢驗結果出來了。”工作人員將一份密封的文件遞給安魅。

    安魅站了起來,接過工作人員遞過來的文件袋,修長的手指在盤扣上打轉,遲遲沒有拆開。

    葉幽幽看著安魅手里的文件袋,手指緊緊的絞在一起,心里也是緊張得不得了。

    安魅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似下定決心般的,咬著牙拆開了文件袋,取出了里面的報告。

    忽略掉中間那些看不懂的學術字眼,安魅直接翻開最后一頁,看向結果顯示欄。

    工作人員看著安魅,十分負責人的解釋道“安小姐,我們通過線粒體dna,也就是母系遺傳檢測得出,您和另外一位提供血樣的先生存在血親關系。”

    存在血親關系

    安魅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在這一刻停止了流動。

    她盯著報告上那一行字,又聽著面前工作人員說的話,手顫抖著幾乎連一張紙都快要拿不住了。

    存在血親關系,存在血親關系,存在血親關系

    不是巧合,那塊胎記不是巧合

    韓謙佑真的,真的就是小五。

    他沒死,他還活著,她的弟弟還活著。

    “嗚”安魅捂著嘴,緊緊的攥著手里的報告,淚如雨下。

    “小五”嗚咽聲哽在喉嚨里,安魅腳下發虛,緩慢的蹲了下來。

    怪不得她第一次見到韓謙佑的時候會覺得他給自己的感覺十分熟悉。

    怪不得自己有意無意的想要親近他,和他說話都讓她覺得很舒服。

    原來,是小五啊。

    “師姐。”葉幽幽看著安魅這樣,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她心疼安魅,同時,也為她感到高興。

    不管怎么說,突然知道“死”了二十幾年的弟弟還活著,無論是放在誰身上,都是一件值得喜極而泣的事情。

    這種心情,讓人開心,也讓人難過。

    葉幽幽抱住安魅,拍著她的背,“師姐,別哭,這是好事。

    至少以后,在她的生命里又多了一位親人。

    另一邊。

    九龍灣。

    下午葉幽幽打電話來問安魅回來了沒有,白鈺告訴她還沒有回來。

    想了想,白鈺也有點擔心安魅了,于是去找了,告訴他葉幽幽在找安魅,好像還很著急的樣子。

    “放心吧,她不會有事的。”合上筆記本電腦,淡淡的看了白鈺一眼。

    “不會有事就好,聽幽幽那么著急,我還以為出什么事情了呢。”

    嘴角勾起一絲邪魅的笑,正準備說什么,桌上的座機就響了起來。

    拿起電話放在耳邊,淺色的薄唇微掀,“說。”

    白鈺盯著,也不知道電話那頭的人說了些什么,他反正是什么也沒說,最后只淡淡的道了一句知道了,就掛斷了電話。

    “怎么了”白鈺見他黑眸沉了沉,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

    抬眸看了一眼白鈺,語氣淡漠,“沒什么。”

    他站起來,慵懶的深了個懶腰,下樓吃飯。

    白鈺跟在他身后,盯著后腦勺的白發,腦海里全是幽幽下午和自己說的話。

    大膽的主動告白嗎

    白鈺摸摸自己的臉頰,光是想想都覺得好害羞呢。

    吃飯的時候,注意到白鈺一直盯著自己看,挑了一下眉,“我比較下飯嗎”

    白鈺反應過來,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

    “沒有,沒有。”

    盯著白鈺看了看,放下筷子,問道“你有話要和我說”

    “沒有沒有”白鈺這次頭搖得更快了。

    她,她,她還沒想好要怎么告白呢。

    絕對不是現在要說,絕對不是

    看著白鈺這突然露出來的小蠢樣,不由得笑了一聲。

    “真的沒有。”白鈺埋頭扒著碗里的飯,眼睛直勾勾的盯著。

    “沒有就沒有吧。”喝了一口湯,淡淡的開口“好好吃飯,吃完了陪我去個地方”

    “去哪兒”白鈺問道。

    悠悠的看著白鈺,沒說話。

    白鈺扁了一下嘴,繼續埋頭吃飯。

    飯后,喝了藥后在客廳坐了一會兒,看時間已經快九點了安魅還沒回來,于是站了起來。

    “走吧。”他對白鈺道。

    “哦。”

    白鈺跟在她身后,剛走到停車場,就轉過身來丟給她一把車鑰匙,然后自己坐進了副駕駛。

    白鈺“”

    白鈺看著手里的鑰匙抽了抽嘴角,默默的坐進了駕駛室。

    難得,今天出門居然沒有坐他的御用座駕,而是隨便選了一輛車。

    可是為什么讓自己當司機,她還沒在晚上開過車呢。

    “去哪兒呢”白鈺發動車子,弱弱的問他。

    靠在靠椅上,淺薄的唇吐出五個字“法醫鑒定中心。”

    “法醫鑒定中心”白鈺擰著眉,她不識路,所以拿出手機來開了導航。

    車子一路跟著導航走,大半個小時后,車子停在了法醫鑒定中心門口的停車場。

    “到了呢。”白鈺解下安全帶,看向。

    頷首,看了一眼時間,十分嫌棄的開口“正常情況下二十分鐘的車程你居然開了四十分鐘”
    還在找"鮮妻撩人寒少放肆愛"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mbrahq.com.cn = 易看小說)
豆豆小说阅读网 西游争霸游戏官网 福建11选5走势 幸运飞艇pk10软件 下载大连娱网棋牌 花生日记几种赚钱方式 江苏时时彩 广西快乐10分彩吧 重庆时时开奖360走势图 11足球直播吧 亿客隆彩票官网 李逵劈鱼游戏破解 球探网篮球